億軟小說 > 網游小說 > 我的職業真無敵 > 第281章
    一個小時之后,余帝接到了系統的通知,是上武王戰戰斗的消息,余帝在夕陽問塵他們的注視下點下同意。接著,余帝就在無數玩家的注視下,被系統傳送到武王戰上。

    雙腳踏著武王戰的結實的地面,余帝再次來到了這個地方上次余帝是被虐下去的,這次余帝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會被虐。或許會,或許不會,答案只有這兩個。

    站在武王戰的那一刻,余帝又轉頭朝四周看了看,此刻的余帝不斷的在想白露會出現,白露一定會出現,但是當他看見鬼城之王出現在武王戰上,妖七七也出現在鬼城之王身邊的時候,余帝才知道,白露不在游戲了。

    “白露……”余帝咬了咬牙,心中不斷呼喚著白露的名字,可無論余帝怎么呼喚,白露都沒有出現。是的,沒有出現。

    “喲。余帝大大,你的白露呢?”妖七七雙手抱胸,對著余帝故意的嬌聲問道,看妖七七得意的那個樣子,她肯定是巴不得白露沒來,而事實上白露是真的沒來,因為妖七七昨天就知道白露被天堂公司解雇了,就連用玩家身份進入游戲的資格都沒了。

    “白露她生病了沒來,你管得著啊。”余帝對著妖七七叫罵道,說完余帝才知道自己竟然在為白露辯護,自己這是怎么了?

    “咯咯,姐姐偷偷告訴你哦,你這場比賽要是輸了,你身上穿著的通過不明手段得到的史詩和至尊裝備會被回收哦,而且你的白露也會因為偷取游戲的神器數據而坐牢哦。”

    妖七七妖-媚的笑著,就離開了余帝,走到鬼城之王的的身后,并靜靜地站著,只是偶爾對余帝釋放妖-媚的微笑。

    早在妖七七說白露會坐牢的時候,余帝的心便是一灰,自己的神器會被沒收,余帝是毫無怨言,但是白露會坐牢,余帝是絕對不允許。這一戰,余帝一定要贏,一旦余帝贏了,那么以自己華夏區武王戰一人的名譽,可能能說動天堂公司,不讓他們告白露。

    “哼~歡迎各位玩家來觀看我妖七七支持的戰賽,本次戰賽為《神跡》世界華夏區武王戰強者戰賽最后一場戰賽,由于雙方玩家都是劍魔職業,所以經系統商量決定,本次戰賽勝利的一方將會得到《神跡》唯一稱號“最強玩家”。請問,你們雙方都準備好了嗎?”由于本次擔當裁判的美女性引導者只有妖七七一人,所以妖七七隨意性的站到鬼城之王和余帝兩人的中央,又面帶微笑的對廣大玩家說道。

    帶著面具,身披藍袍的鬼城之王點了點頭,對著最強玩家稱號,鬼城之王并沒有表示什么,別說是稱號什么的了,就連這個戰賽鬼城之王都沒有怎么重視,畢竟打這個戰賽,只是那個人讓鬼城之王打的而已,打余帝也是。

    而余帝聽著,他也點了點頭,只是點頭的時候,余帝心中的熱血自動燃起。最強玩家,這時自己一直渴望的東西,也是一直要得到的東西,而這次就有一個,也是《神跡》唯一的稱號,自己能得到么?

    “那好,那么現在,戰賽正式開始!”妖七七看著兩人點頭,連倒計時都懶得數了,說下開始的時候,妖七七又對余帝拋了一下媚-眼,比起冷酷的鬼城之王,妖七七更是喜歡挑-逗那個余帝。

    “嘩……”,在戰賽開始之后,一陣旋風瞬間吹在武王戰上,將兩人的衣袍吹的隨風擺動,余帝的圣決顛天衣和鬼城之王的藍袍皆被吹動,兩桿挺拔的身軀也隨之在玩家眼中,兩股王者氣息也隨之涌現,那是兩人都開啟了史詩神級裝備的效果,余帝這邊身上穿著五件神裝,所以有五個神裝特效,而鬼城之王那邊出現神裝特效的裝備有三件,分別是藍袍,黑藍色的鞋子以及護手。

    (說明:余帝和鬼城之王的史詩/至尊神級武器沒有拿出,所以史詩神級武器特效沒有出現)

    看著鬼城之王身上竟然還有除了史詩神級武器之外的三件裝備,余帝也是咋了咋舌,十件史詩,這絕對是逆天的存在。不過余帝這里加上字母怪客給的史詩卡蒙特披風也有五件史詩神級裝備,而且還有三件至尊神器,余帝相信自己不會輸給鬼城之王。

    身上的神裝光芒和特效開動,但是余帝和鬼城之王卻沒有動身,兩人都僵持在了原地一動不動,換做是別人,武王戰下方的玩家肯定大罵白癡,但是場面換成了鬼城之王和余帝,他們連屁都不敢蹦一個。

    同時的,在這場巔峰巨戰開始之后,一層若隱若現的透明結界就出現在玩家的頭上,這是一層防御力超強的結界,主要是防護玩家不被鬼城之王和余帝的攻擊惡意打到,畢竟鬼城之王和余帝可都是連武王戰都能轟碎的人,如今他們更是穿著一身神裝誰知道會不會把天空之城給轟了,所以系統才在玩家的頭上覆蓋一層防御結界,這結界可是能一次抵擋一千萬的傷害,而且還有人在暗中秒秒鐘修復,所以是不可能被鬼城之王和余帝的戰斗轟裂的。

    至于妖七七,她則在戰斗開始就消失了,誰知道等下的戰斗會不會波及到她,雖然意外死亡可以復活,但是妖七七可不想在廣大的玩家面前難堪,所以這武王戰乃至整個天空之城,都是鬼城之王和余帝的戰斗場地。

    “你,究竟是什么人。”許久,站立在武王戰上的余帝問道。

    “普通人。”鬼城之王淡漠的說道,從青稚的聲音聽來,這個鬼城之王應該只有十七八歲。

    “你真的想和我戰?”余帝又問道。

    鬼城之王沒有說話,一雙精利的雙眸甚至連眨都沒有眨,其樣子更是好像沒有把余帝放在眼里一樣。

    “那就來戰吧,用最強的力量,去戰!”余帝大吼一聲,接著拿出十系魔神阿卡和不祥神刃影鬼,阿卡開始武器化變成御魔劍握在手中。而影鬼,則變成罪惡、血腥、不祥三大器魂沖向鬼城之王。

    一場巔峰巨戰,就此拉開!

    “哦?三個器魂的武器?”鬼城之王看著余帝丟出的那把武器幻化的三個器魂不僅輕嘆一聲,同時鬼城之王對這個對手產生了少于的興趣。

    而不祥神刃幻化的這三個器魂分別是黑色的罪惡之魔,紅色的血腥之魔,紫色的不祥之魔,三大器魂,皆是世間最負面的怪物,不祥神刃的封印解封,使余帝一下就能召喚出他們了。

    余帝煽動歇赫拉之翼浮在空中,手持紫色精美的御魔劍,余帝的嘴角挽起了一抹微笑,不祥神刃解封的三大器魂每一個都有史詩神級的實力,要是合成一個器魂更是有至尊神級的實力,余帝就不信這樣還殺不了鬼城之王。

    然而事實并沒有余帝想的那么好,在不祥神刃的三大器魂一出,鬼城之王的身軀就升到了空中,在玩家的眼中看的這個鬼城之王是雙腳踩在空中,但跟鬼城之王近距離了余帝看見了,這鬼城之王的羽翼是透明的,而且煽動頻率極慢,普通的羽翼至少三秒煽動一次才能讓玩家持續懸浮在空中,然這鬼城之王的透明羽翼十秒也不見動一下,所以遠遠的看去就會覺得這個鬼城之王是雙腳踩在空中的。

    鬼城之王在武王戰的上空立腳之后,身后的七根法杖就一字排開,這回他拿著的主武器不是上回對戰神皇的鬼眼法杖,而且一招就崩解了神皇攻擊的丑陋灰色法杖,這把法杖也是鬼城之王唯一沒有公布等級的法杖,這時至尊神級的?還是史詩神級的?

    “出來吧——阿特卡,尤莉拉,撕月。”在鬼城之王拿著灰色法杖之后,又是三根法杖法杖迅速飛到鬼城之王面前,這三根法杖的頂端分別是一塊大石頭、兩個骷髏頭、一個鬼眼,三根法杖閃爍這不同顏色的光芒,接著三根法杖就變成三個器魂出現在余帝眼中。

    石頭法杖幻化的是巨人神阿特卡,他出現的時候是站在武王戰上的,但是他的身軀比飛翔的余帝還要高,這個家伙竟然有接近二十米高,其身形更是打的離譜,巨人神阿特卡一出現,就使勁的追著罪惡之魔打。

    骷髏頭法杖變化出來的器魂是一位身材矮小的小巫女,叫做尤莉拉,尤莉拉一出現并沒有去對戰余帝的三個器魂,而且使勁的往她的主人鬼城之王身上蹭,只是鬼城之王似乎不對拿著小家伙感興趣,抬手抓住然后一扔,扔到血腥之魔的身上,讓這個小巫女去打血腥之魔。

    至于那詭異的鬼眼法杖,余帝也是看的很清楚,因為這根法杖也殺過神皇一次,而且壓倒性的殺死。在余帝的注視下,這根法杖漸漸進行了變化。隨后,出現在余帝眼中的是一位身穿著血紅色衣衫,一頭長長的黑發,蒼白的臉蛋沒有一絲表情的少女,少女的名字叫做撕月,又名沉寂的猩紅。

    這個撕月的器魂余帝雖然不知道是什么來歷,但她的氣勢非比尋常,估計不是好大的貨,她在鬼城之王的指使下去攻擊不祥神刃最強的器魂不祥之魔,雖然余帝堅信不祥之魔的實力強大,但是要對上撕月這種超脫史詩神級別的器魂,余帝想想還是勉強了一點。

    接著,余帝從基地哪里喚來風暴蝶皇酷北斯,讓酷北斯和不祥之魔一起對抗撕月,這樣一來,或許還能拖住撕月。

    當然這只是拖住而已,并不能打敗鬼城之王。在余帝的計劃里,他知道鬼城之王有十件史詩神級裝備,所以余帝就想辦法排除鬼城之王的史詩神級裝備,現在他已經用出三件史詩神級裝備,而余帝也只出動了一件至尊裝備和一個召喚物,說起來余帝還值了。

    “呵,無聊的打斗……”鬼城之王看了一眼自己的三大器魂被余帝的器魂拖住,頓時感覺到了無聊,接著他右手拿著灰色法杖,左手一個回旋拖出了身后的某根法杖拿在手中,這根法杖的頂端是八片黑白顏色的翅膀,杖身比較幽黑,氣勢也極為強大。

    “巔魔束!”手持著八翼法杖,鬼城之王吟念一聲之后,就將法杖的頂端指向余帝,與此同時,一個黑色的光束迅速從八翼法杖頂端飛出,幾乎沒有任何的讀秒和停待,那黑色光束就沖向了。

    “啊——神臂化!”意識到危險來臨,余帝瞬間開始賽阿諾拉輝煌神腕的神臂化,金色光芒纏繞余帝整個左手臂,接著輝煌神腕就以肉眼可見的方式不滿了余帝整個左手、左腕、肘部、左臂、左肩,整個左手都被輝煌神腕所覆蓋,就連拳頭上也出現了金黃色的拳套,這不是輝煌神腕,而是輝煌神臂!

    左手神臂,右手魔神劍。余帝看著朝自己沖來的巔魔束,他沒有后退和閃避,而是使勁的沖上去,對準巔魔束的中心點,強硬的沖擊過去。

    “轟!”巨大而幽黑并帶著毀滅力量的巔魔束穿過余帝的全身,下方觀看的玩家驚呆了,那可是史詩神級裝備的攻擊技能,這個余帝是神經錯亂了還是傻了,竟然敢正面抵擋?玩家們對余帝大喊不爽,不過鬼城之王并沒有因此松懈,而是僅僅的看著巔魔束穿過余帝的那個位置,哪里因為劇烈的摩擦而產生了一層空中氣霧,包裹住了余帝。

    武王戰下方,巨人神阿特卡和罪惡之魔戰斗著,武王戰外,小巫女和血腥之魔也快樂的玩耍著,武王戰邊緣,撕月和不祥之魔以及酷北斯也苦戰著。

    “-106000。”

    武王戰上空,一個紅色傷害漸漸飄起,同時包括余帝的煙霧也漸漸散去,余帝的身影也出現在空中,余帝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和拍了拍身上的臟跡,余帝又抬起了頭,看看自己頭上飄起的傷害,竟然才十萬多點,自己可是有15萬生命。

    此刻的余帝看起來一陣從容,并沒有絲毫的的慌亂,雖然掉了十萬傷害,但是以余帝目前的恢復能力,十萬生命只需要十分鐘就能恢復。余帝又看了看包括住自己左臂的輝煌神臂,剛才幸好有這個東西,輝煌神臂自帶吸收80%傷害,所以余帝才會掉血十萬,不然的話那就是掉50萬血了。

    當然了余帝剛才也不是傻傻的去挨鬼城之王的巔魔束,余帝這樣做肯定有自己的道理,余帝一是為了試探鬼城之王的攻擊,至于第二余帝就暫時不說了。

    看著余帝擋下自己的巔魔束,鬼城之王也是把眼光放在了賽阿諾拉輝煌神臂上面,這件裝備沒有器魂,但卻是至尊神級裝備,由此可見這件裝備不簡單。

    不過在鬼城之王的面前,還沒有他打不敗的敵人,想著鬼城之王收回了八翼法杖,轉而拿著一根粉色的棍子,但是這個棍子上有一個精靈旋轉,看起來非常可愛,余帝暫時將這個法杖定義為精靈法杖。

    而戰斗到了這里,余帝也逐漸看清了鬼城之王所有的法杖,鬼城之王的主武器是那很丑陋且等級不明的灰色法杖,副武器是鬼眼法杖、骷髏法杖、精靈法杖、八翼法杖、石頭法杖,還有一根鬼城之王沒有用過的,那根法杖靜靜地懸浮在鬼城之王身后,有九種元素盤旋著,余帝又把這法杖加了一個名字,叫元素法杖。

    雖然余帝這樣給鬼城之王的神器取名是不對的,不過為了等下好看清那根法杖攻擊,余帝也只好這樣做了。而在鬼城之王拿出精靈法杖之后,他就將精靈法杖丟在空中懸浮著,接著就有源源不斷的各式怪物從法杖中出現,最常見的是冰、火、雷、暗四大精靈,還有會飛的野豬野犬野牛野狼半獸人等等怪物,余帝知道了,這是一根召喚類的法杖。

    “既然這樣,那我就……出來吧!骷髏騎士團!”余帝伸出五指,擺出了一個酷酷的姿勢。接著余帝余帝的身旁就出現了一個紫色的陣法,一頭頭骷髏騎士瞬間從中涌出,余帝足足召喚出二十一頭,整一個骷髏騎士團的存在。

    “哈哈,我們就不要召喚小東西戰斗了,直接來戰吧!”余帝咧牙大吼一聲,接著持著御魔劍煽動歇赫拉之翼朝鬼城之王沖去。鬼城之王聞言,也煽動透明羽翼沖向鬼城之王,絲毫沒有任何的怯意。

    而鬼城之王的主武器就是他的灰色法杖,反之余帝的是紫色巨劍,巨劍與法杖的交撞,任誰都知道肯定是巨劍更占優勢,然而在這兩把《神跡》之中最頂級的武器碰撞之后,一股劇烈而強大的殺氣也瞬間從鬼城之王和余帝碰撞的中心拉開,巨人神阿特卡、小巫女尤莉拉、撕月、罪惡、血腥、不祥三魔、酷北斯、精靈怪物、骷髏騎士團乃至那座武王戰,皆被波及到了。

    然而在釋放這股殺氣的中心,鬼城之王和余帝兩個人卻是好好的,因為他們的頭上,都飄起了……miss。

    “嘿,我說,你就不能摘下面具么?”余帝將御魔劍抗在肩上,表現的從容不迫的問道。

    鬼城之王也沒有說話,只是對余帝做出了一個“no”的手勢,余帝一陣不屑,正在余帝想繼續對鬼城之王攻擊時,余帝突然聽見了鬼城之王輕喊了一句:“生死陣——敵死模式。”

    “什么?”余帝一陣驚愕,生死陣?這不是上次鬼城之王用來殺虎神的招式么?余帝一轉身看著自己身后,只見尤莉拉已經不在和血腥之魔戰斗了,而且跑到自己身前,迅速設下了一個陣法。

    “嗯哼~你知道的太慢了。”小巫女尤莉拉嘻膩的笑,接著以自己為中心,“嘩……”的一下在空中展開了一個紫色的魔法陣。陣法之中,是一個熟悉的骷髏頭的模樣。

    當生死陣一出現,余帝整個人便僵固在了陣法之中,系統也提示自己所有屬性減少50%,生命每秒減1000點,雖然這每秒減一千點生命不算什么,憑借余帝強大的生命力還勉強能支撐,而且余帝神臂化的輝煌神腕可以吸收80%的傷害,每秒也就掉血200點而已。但是屬性減半就不秒了,余帝必須盡快破壞這個陣法。

    然而在余帝準備動身破壞陣法之時,一直盯緊余帝的尤莉拉冷哼一聲,接著迅速鉆入陣法之中,有器魂加固陣法,這個陣法可以說是無堅不摧的。

    對面那邊,鬼城之王看著被困入生死陣的余帝笑了笑,曾經他還用這招去幫助余帝,沒想到沒多久就要用這招去攻擊他了,雖然鬼城之王知道余帝可以用身上的裝備吸收80%的傷害,但是生死陣是沒有時間限制的,而且隨著時間的增長,生死陣的殺敵戰魂會越來越強,畢竟這可是生死陣的敵死模式!

    被困在陣中的余帝郁悶至極,這個生死陣就好像是一個結界,能摸到能看到,但是卻砍不到,無論余帝怎么努力,都無法用御魔劍砍到,甚至用技能也沒用,看來這陣法死免疫普通攻擊和技能攻擊的。

    余帝又看了看鬼城之王,發現鬼城之王竟然走進了生死陣中,他竟然要進來和余帝戰斗,雖然說在生死陣中是鬼城之王占優勢,但是他是可以留余帝在生死陣中慢慢耗盡生命,根本不用進來和余帝戰斗。

    在余帝疑惑之時,鬼城之王又說道:“呵呵,我改變主意了。經過剛才的戰斗,我承認你有資格當我對手。”鬼城之王一邊在空中走動,一邊對著余帝呵呵的說道。

    說吧,鬼城之王的身上閃爍白色的強光,只見他身上的藍袍漸漸消失,接著很快的,就是一層白銀色的鎧甲覆蓋在鬼城之王的身上,銀白鎧甲先是包裹鬼城之王的身前、身后、下身、雙腳、雙肩、就連身后的透明羽翼也在變化中消失,這時鬼城之王已經是真正的踏空而行了。

    “米斯特伊爾圣藍戰袍——全身銀鎧化!”

    鬼城之王冷冷的說道。在身上的變化結束以后,鬼城之王的面具也變成了銀色,依舊遮住了她的容貌,至始至終,余帝都沒有看見他的容貌,而她一頭藍色長發,是唯一沒有變化的東西。

    “葬神護手——彎刀化!”鬼城之王一邊朝余帝走來,一邊又冷冷的說道,接著他的護手就散發了一陣銀光。天啊,又是史詩以上的裝備才有的變化,鬼城之王竟然一次開啟了兩件神裝的變化,他是要動真格了么?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