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修真小說 > 我有修仙作弊器 > 第542章 兄弟團聚!
    所以其實在那短暫的勝利喜悅過去后,路家父子現在最擔心的仍然是如何取得彩羽國皇室的支持,要不然的話這后續的發展有些就不是他們可以處理的了。

    “我沒事父王!你不用擔心我了,其實上次一戰你的身體也受了一些暗傷,這陣子你就休息一下吧,等我身體恢復好了之后,我會去你那里報道的!”

    路銘知道現在自己還仍然沒有到天下太平的時候,所以他還是搶先給了老爹路云天打了一個強心針,告訴他自己什么都清楚,讓他不要擔心,自己跟一個小白一樣。

    路云天此時除了欣慰在面對路銘的時候也沒有什么其他的感慨了,甚至于他在看向自己親身兒子的時候,總有一種路銘不是十六歲,而是六十歲的感覺。

    因為自己實在是太過于省心了,以至于路云天還有點不適應這樣的感覺,但是相反他還是非常開心,因為路王府的后繼有人這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接著路云天離開,其他路家來看望路銘的人除了留下禮物之外,人則是全部都被直接送走了,態度非常堅決,過程還是有些委婉的。

    當然!這個決定可不是小翠自己做的,他一向都是貫徹路銘的做法,自己只是一個執行人而已,執行的自然就是路銘的意志了。

    而此時的房間中唯一除了不算這個小院中的路家人以外,也就只剩下路風和路炎了。

    此時兩兄弟站在大哥路銘面前,一臉的愧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怎么和這個剛從鬼門關中逃出來的大哥開口。

    畢竟這三天的時間,他們已經被以路超為首的一些人無限洗腦的很多遍.

    現在他們是堅定的奉行路家年輕一代是絕對以大哥路銘馬首是瞻的信念了!所以越是這樣,他們現在就越是不好意思開口。

    “你們兩人這是怎么了?特別是你啊四弟,我和二弟好歹幾年沒見,有些生疏也實屬正常,到時候熟悉一點就好了!我和你小子可是見過幾次了啊!難不成也生疏?”

    路銘的主動開口,無疑是一種高智商的表現,他深知他們兩人現在的內心所想,干脆自己以玩笑開場化解尷尬。

    果不其然,路銘說完話后,路風和路炎臉上表情這才有了一些松動,特別是路炎立刻道:”大哥你誤會了,我不是生疏了!而是...。”推薦閱讀TV//

    路銘此時頓時從床上下來,然后朝著門外的涼亭而去,路風和路炎趕忙跟在了后面一起而去。

    接著路銘坐在亭中的石凳之上,路風路炎則是站在對面,如同一個等著被訓話的小學生一樣,恭敬的很。

    路銘見狀,頓時輕笑出聲:”你們兩這是在干嘛呢?我有這么恐怖嗎?以前的時候可沒見你倆這么尊敬過我啊!哈哈哈!”

    路銘主動提起以前的時候,兩人臉上的表情頓時有些尷尬起來,不過隨之而來的卻是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接著兩人相繼在路銘對面坐下,但是兩人卻還是誰都不肯率先說話,最后還是路銘道:”好了,現在這里,沒有外人,只有我們三兄弟,小超都被我給支走了,有什么話就全部給我吐出來,又或者要不咱們兄弟喝點?”TV更新最快/ /

    路銘的這個提議頓時獲得了路風的鼎力支持,在合山宗的這幾年,他自從品味到修真界靈酒的美味后,這可是開展出了他的一大人生樂趣。

    不過因為上有大哥路銘這一座大山的壓力之下,他的壓力也非常大,不敢肆意妄為的享樂,最后倒是開發出了一套醉劍。

    雖然這套劍譜實戰強度還有待商榷,但至少能把愛好創新為招式,這就已經是值得開心的事情了!

    不過路銘今天可算是好好的讓他這兩個弟弟長了見識!讓他們知道什么合山宗瀚海宗,他們的靈酒都是什么玩樣。

    說道靈酒,還是他們仙侶門仙郡峰小院出產,他路銘親自釀的靈酒才算是極品,畢竟不管是原料還是制作工藝那可都是一頂一的存在。

    前者那可是采用的仙郡峰聚靈陣內的靈果,其品質絕對是屬于頂級沒的說!然后后者上面,釀酒的經手人雖然是路銘沒錯。

    但是這釀酒的工藝和方法卻不是他的源頭,畢竟路銘也不是全才超人,他即便兩世為人其實除了自己的專業之外,其他的也是兩眼一抹黑。

    但是他不懂沒關系,有人懂就行了!這個人是誰呢?那無疑就是煉丹師尊趙老是也了!

    俗話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當路銘被趙老給展示出來的釀酒步驟給經驗到目瞪口呆的時候,他深刻的意識到了這一句話的真實性!

    兩杯酒下肚,路風和路炎兩人直呼大爽,特別是前者一改往日沉穩的常態,強者要負責斟酒,因為每次他給大哥和四弟道一杯,他自己就可以喝兩杯,這無疑就是負責斟酒之人的好處了。

    于是乎,當過程走了十幾杯酒之下,在大家都默契的不用靈力逼酒精的情況下,二弟四弟已然是紅暈滿臉,只剩下大哥一人獨自強撐,頂住了作為大哥的尊嚴。

    接著在強大酒精的刺激之下,二弟四弟總算開始說起了內心里的話,比如他們對路銘是如何的愧疚,當弟弟的是如何的自愧,情到深處竟然還跟小孩一樣哭了的滿臉是淚。

    當他們一左一右來到路銘身邊蹲在路銘腿邊哭泣的時候,他的內心突然一股暖流涌動,本來路銘本身對于這一幕的感觸是不夠大的,畢竟他不是本來那位,最多只能算是個闖入者。

    但是這一瞬間腦海中卻開始浮現起小時候的場景,接收到這股感情的路銘宛如真的回到了當年一樣。

    當路炎路風還沒有開始變得黑色之前,淳樸的他們也曾這么趴在大哥的腳邊哭泣,然后讓大哥去把他們掛在書上的風箏給拿了下來。

    有些時候,擠壓在內心的負面感情,也是導致人們最終黑化或者是喪心病狂的最主要原因。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