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科幻小說 > 鳳棲南枝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報應
    哐啷”一聲,佛堂的門被推了開來,徐婉瑜披頭散發,抱著還未足月的孩子沖了進來。“王爺,求求王爺救救瑞兒。”

    在徐婉瑜的臂彎里,躺著一個小小的,軟軟的嬰孩。那嬰孩渾身泛著異樣的黃色,小腿上還有著好幾塊紫般。

    徐婉瑜眼睛紅紅的,臉色疲憊,看上去就像是老了好幾歲。她嘴唇不停地哆嗦著,話都說不太清楚:“他昨天還好好的,早上起來忽然就這樣了。王爺,你救救他。我求你救救他。我只有瑞兒了。”

    “請過太醫了么?”

    徐婉瑜點點頭,又使勁地搖了搖頭:“太醫來看過了,他說,他說瑞兒沒救了。不可能的王爺,我的瑞兒怎么會沒救的。他明明好好的,昨天還在對我笑呢。”徐婉瑜把瑞兒捧到蕭練面前:“王爺你看看,摸摸他,他還有氣呢。他……”

    徐婉瑜見蕭練沒有要親近瑞兒的意思,方才想起這嬰孩不是蕭練的,心中便一陣一陣地冷了下去。“你不喜歡他?哦,對了,你應該恨他的。你想讓他死對不對!是你想讓我不好過,你想讓他死是不是!是不是你害的他!你恨我為什么不讓我去死,你為什么要害他!”徐婉瑜發瘋似地拽著蕭練,聲嘶力竭地嚎叫著,仿佛她的哭號能換來佛祖的慈悲似的。

    蕭練將徐婉瑜的手從自己的衣服上摘下:“我沒有害他。我也不恨你。你不要發瘋。”

    徐婉瑜表情詭異的看著蕭練:“你不恨我?”

    蕭練原本也就說的是實話,除了徐婉瑜給他下藥那一次,他與徐婉瑜本來就沒什么交集。雖然頭上戴了頂綠帽子,但這頭是蕭昭業的頭,感情上還是有區別的。蕭練冷冷地說道:“徐婉瑜,你以為這世界是圍著你轉的么?你以為這世上發生的事都與你有關么?如果不是阿英心善,你早被趕走了。”

    蕭練冷冰冰的表情讓徐婉瑜害怕了起來,她猛地跪下,乞求道:“王爺,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啊。他是無辜的啊!”

    蕭練俯下身子問道:“不如,你先告訴我,這孩子的爹是誰?”

    徐婉瑜臉色一白,將瑞兒緊緊地摟在懷里,哆哆嗦嗦地說道:“他沒有爹,沒有!他就是我的孩子。”

    蕭練冷冷一笑:“我連這是誰的野種都不知道,我為什么要醫他?”

    徐婉瑜懷中的嬰孩呼吸不暢,臉色漲得通紅,一直不停地在徐婉瑜懷里掙扎著,不停地哭著。徐婉瑜淚水漣漣落下:“你就這么想知道是誰?”

    蕭練聳聳肩:“你愛說不說。”

    徐婉瑜看著蕭練那滿不在乎的神情,徹底崩潰了。她以為她的執著與等待會換來一絲溫情。她以為她的所作所為會讓他在乎她一些,即便是恨也可以啊!可是什么都沒有,眼前的這個人,一直當她是個陌路人而已。

    她跪在地上,身邊是佛堂里搖曳的燭光,是佛慈悲的拈花而笑。但佛渡眾生,唯獨不渡她。

    她的手掌撫過瑞兒的小臉,撫過瑞兒正在哭泣的櫻桃小嘴,撫過瑞兒那個與蕭昭業極其相似的鼻梁。她用手輕輕將瑞兒臉上的淚水擦去。可是怎么擦都擦不干凈。因為恐懼和痛苦,淚水不斷地從瑞兒地眼中涌出。

    徐婉瑜跪在地上又哭又笑,最終,將自己的手伸到了瑞兒的脖頸上。

    “你干什么!”何婧英驚道。

    可徐婉瑜哪里還聽得到別人說話的聲音,一張臉逐漸變得猙獰,她手逐漸用力,瑞兒的一張臉從通紅變得青紫。

    何婧英一把將徐婉瑜推開:“你做什么!”

    徐婉瑜似從夢中醒來,見瑞兒驚懼地哭喊著,心疼不已,一把將瑞兒從何婧英懷里搶回來,抱在懷里輕聲哄著。

    何婧英搖搖頭:“你先回梅院吧,我著人去請六疾館的石郎中來。石郎中日日與病人打交道,見過的病人比太醫還要多些,說不定能治好瑞兒。”

    徐婉瑜癡癡呆呆地看著何婧英,這個時候,要幫自己的人,居然是自己最恨的人。她覺得很諷刺,很可笑,可又不得不承了這個情。她緩緩地站起來,將自己的鬢發理了理,又將瑞兒裹緊些,緩緩走出了佛堂。

    梅院的燈兩宿都沒熄過,丫鬟仆婦進進出出,那原本清雅的梅院里,現在被刺鼻地藥味充斥著。針灸、藥浴、最上等的中藥草,全都被用到了一個小小的嬰孩身上。

    可是瑞兒還是不見好,針灸扎下去的針眼,鮮血無法凝固,源源不斷地流出。腿上的紫斑也沒有消退的意思,反而更多了。

    石胡莩讓人等在暖閣之外,只留了一個人在里面。

    徐婉瑜站在暖閣外,不吃不喝,癡癡地守著。

    王寶明也在府中,一雙眼睛又哭成了核桃:“阿英,你說這怎么辦啊?瑞兒還那么小,那么可憐,怎么就遭了這個罪啊。我前日來的時候他還對我笑呢。你看看我昨天才去廟里給他求了個平安符來,師傅都說這孩子以后好福氣呢。怎么一回來就出了這事啊?”

    何婧英柔聲道:“母妃別急,瑞兒吉人天相,定會沒事的。”

    終于石胡莩擦著汗從暖閣里走了出來:“回稟王爺王妃,小公子性命暫時是無礙了,只是……”

    “只是什么?”王寶明焦急道。

    “小公子病入骨髓,有損心脈,這輩子可能都沒法走路了,還要日日喝藥,方能保全性命。”

    “什么!”王寶明心中一痛,眼淚又斷了線似地落下來:“阿英,這可怎么辦呀?”

    何婧英問道:“石郎中,當真治不好了嗎?”

    石胡莩搖搖頭:“只能這樣了。”

    在這個沒有疫苗,沒有強大的醫學技術的時代,石胡莩能將這樣的危重癥嬰兒從閻王爺手里搶回來,已經是十分不容易了。

    王寶明心中悲痛,走進梅院一看,見徐婉瑜將瑞兒抱在懷里輕輕哄著。王寶明柔聲道:“琬瑜,你不要太過難過,瑞兒至少還活著,以后……”王寶明想說以后徐婉瑜還能再有一個健康的孩子的,可是話到嘴邊又說不出口了。自己的兒子對徐婉瑜是什么態度,她清清楚楚。

    徐婉瑜不答話,依舊抱著瑞兒輕聲哄著。瑞兒的小臉上那詭異的黃色已經褪去,只剩下一張蒼白的小臉。王寶明心生憐惜,伸手摸向瑞兒的小臉,卻不想還未碰到瑞兒的小臉,徐婉瑜竟然一口朝王寶明的手咬了下來。

    一旁的小丫鬟驚得差點跳起來。趕緊掰住徐婉瑜的頭將王寶明的手拉了出來。

    何婧英一看,王寶明手上被徐婉瑜咬了很深一個牙印,都出了血。何婧英正想出聲叱責,徐婉瑜卻笑了起來。她一會兒哭,一會兒笑,一會兒又柔聲哄著瑞兒,竟是瘋了。

    書客居閱讀網址: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