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科幻小說 > 情偵檔案 > 第九章:案件收尾(2)
    青年情緒極其不穩定,仿佛過去所發生的一切,讓他怒不可遏。但這就是沈彧想要的結果。

    一個容易被情緒所左右的人,思維就很好控制了。此時此刻,太陽能板上綁著金文彬,而青年手中的開關顯然控制太陽能板的。為此,沈彧首先要搶到青年手里的控制器,才能救下金文彬。

    “據我所知,你的女友是這個醫院的實習護士,跟你在同一所學校,為人開朗和善溫柔,周圍的朋友對她也是贊賞有加,私生活也很清白。我實在想不出,她做過什么,能讓你害其性命都不能解恨?!?br/>
    青年聽到沈彧提及死去的女友,身體一僵,隨即變得顫抖,就連言語間也透露著鄙夷和厭惡。

    “呵呵。。。清白?所有人都被她騙了,當初跟她在一起,也是因為她單純善良潔身自好,而且待人真誠從不撒謊。她說我是她第一個男朋友,我信了。結果呢?她根本不是處女,而且她以前胖的像頭豬,別人跟我說我根本不信,直到我在她手機里找到了她以前的照片。

    我從來不相信什么宗教信仰,但她竟然說什么之所以會瘦是因為切掉了食指,明明之前問她她還說是小時候不小心弄斷的。前言不搭后語而且謊話連篇,這樣的女人內心絕對比我看到的還要骯臟!”

    很顯然,沈彧挑起的話題讓青年很憤恨。情緒激動的控訴那個因為他思想偏激而殺害的女孩。

    沈彧不露痕跡的往前走了兩步,又在背后向眾人做了一個散開的手勢。眾人便配合默契的以扇形漸漸散開,將頂樓的凸起部分慢慢包圍了起來。

    “但這并不能成為你濫殺無辜的理由。就算你認為女友的隱瞞是背叛,那你的同學呢?他可是跟你一個寢室生活了四年的好友,我們還在他的儲物柜里找到了你和他出游的合影。一個如此珍重你的人,你怎么能下得了手?”

    提到被他封閉在休息室柜子里的朋友,青年先是一愣,而且臉上的神色很復雜,似哭似笑又帶著莫名的痛苦。

    青年像是沉浸在某種回憶中,目光呆滯的望著一處。而此時,警務人員已經漸漸縮小了包圍圈,李辰輕手輕腳的爬上少年所在的制高點。

    “他很煩人,也很呱噪。每天只會不停的纏著我,擾亂我的心神。知道我跟小梅在一起后,突然變得很冷漠,這讓我很不適應。那天他喝醉了,我才知道我在他心里是什么。但我并不覺得惡心,只是有些驚愕。后來,金文彬借著工作實習的名義對他動手動腳,我以為他會反抗,卻不想,原來他并不是非我不可?!?br/>
    青年前言不搭后語的喃語,卻也讓沈彧大致明白了這其中的關系。

    “所以這就是你要報復金文彬的理由?”

    “呵,報復?他也配?!這個老不死的東西,不知道為了病人的紅包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那個女孩才八歲,被車撞了折了腿。原本小小年紀恢復的快,簡單的手術而已。

    他為了病人家屬給他送錢,愣是在手術時讓孩子的腿出現了二次骨裂,疼的小姑娘撕心裂肺的哭。給家屬下病危,說孩子太小不敢打太多麻藥,但是孩子太疼太痛苦容易引起其他并發癥。

    都他媽是扯淡!最后孩子沒事了,他兜里多了厚厚的一個紅包。類似的事情太多了,只因為他是醫院的元老,有些說不清楚的關系,院長就睜只眼閉只眼。

    你說,我弄死他算不算為民除害?”

    聽青年這么一說,在場的警員都突然不想救金文彬了。這簡直就是一個為了錢喪失人性的畜生。

    “知道為什么我把他綁在那里嗎?他身上的繃帶里有大量的白磷,只要我打開開關。他身下的太陽能板就能吸收熱量?!?br/>
    “白磷燃燒溫度高,吸附性強,燃燒后生成無氧化二磷,是強脫水劑,效果同濃硫酸,你學到的知識就是用在這種地方嗎?”

    沈彧神色凝重的說道。

    青年看向被綁著的金文彬,奄奄一息的模樣像極了喪家之犬。

    看到有幾個警務人員靠近金文彬,青年悠悠的說道:“我勸你們離他遠一點,只要我按下開關,他下一秒就會被燒得皮開肉綻。而且白磷燃燒空氣里都是粉塵,你們也不想呼吸道被腐蝕吧?”

    所有人都不敢貿然向前了,就在焦灼之時,沈彧的電話突然響了,他看了一眼,卻發現是林夏。

    “夏夏,怎么了?”

    “沈彧,你是不是還在醫院?嫌疑人在你面前嗎?”

    “在,發生什么事情了?”

    “我又重新看了一遍你給我的案件資料,我們被耍了!我們鎖定的不是真正的犯罪嫌疑人,他是個替罪羊?!?br/>
    聽到林夏的話,沈彧倒是很平靜。甚至還露出了贊賞的神色。他的小妻子,果然沒讓他失望。

    “你看到的嫌疑人沒殺過任何人,他被那個組織當做了試探你的敲門磚。具體的我回來再跟你解釋,你現在把手機開擴音,我要跟他說話?!?br/>
    沈彧看了看高處的少年,對他身后不遠處的李辰使了個眼色。李辰默默地點了點頭站在原地沒有動。

    如果林夏隔著電話就能把這個少年勸下來救金文彬一命,那他這個妻子簡直不要太天才了。

    思索片刻,沈彧打開擴音,并且對青年說:“這里有個人想跟你說幾句話?!?br/>
    青年低頭看向沈彧,沈彧將擴音放在最大,只聽到里面林夏原本恬靜輕快的聲線變得沉穩低沉起來。

    “付宇,你不是他們口中的惡魔,小梅,不是你殺的。不要被表象迷惑了?!?br/>
    “你是誰?!”

    林夏幾句話讓原本運籌帷幄的付宇慌了神。

    “我是誰不重要,但是你不能為了一個看不到的人說的沒有保證的話,斷送了你這一輩子。

    我不知道你現在在做什么,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為了一個社會的敗類人渣,搭上你大好的青春年華,不值得?!?!--over-->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