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科幻小說 > 情偵檔案 > 第三十二章:各種陰謀繞啊繞
    在這些照片和文件的最下面,有一張合照。合照里的人林夏大多不認識,但是其中有一個人,她卻無比熟悉,是她的父親林啟凱。

    “夏夏,你冷靜點聽我說,先不說合照上面其他人是誰,但是,你要相信,你父親絕對不會是內鬼,更不會傷害你?!?br/>
    林夏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說道:“我知道,但是我看到這些心里就發毛你知道嗎?我很怕隊里任何一個人會是對方埋的炸彈,不止會讓刑偵隊人人自危,更會讓爸爸痛徹心扉。

    如果。。。如果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我父親,真的跟那些人有關系,整個刑偵隊就完了,國家民警在人民眼中就失去了信譽,你知道這有多可怕嗎?”

    沈彧當然能理解林夏所說的嚴重性,但是絕對不能現在就開始自亂陣腳。沈彧拉過林夏,將她整個人都圈在懷里,想給林夏多一分的安全感。

    “不要害怕,冷靜一點。這些東西出現在這里到底是暗示還是有人想挑撥,我們還不知道,但是放這個東西的人已經死了,只能靠我們自己去查了?!?br/>
    “你知道是誰放的?!”

    林夏吃驚的問,沈彧拿起桌子上的照片又看了看說道:“阿森之前監視黑澤陸川的時候,提過黑澤陸川曾經在我們別墅周圍徘徊,但是并沒有可疑行徑,而且后期別墅做過排雷勘測,并沒有危險物品,所以就沒有仔細查找?!?br/>
    林夏皺眉疑惑的問道:“那不對??!我在這之前并沒有發覺咱們家臺階變高了,隊里的人勘測檢測也沒有查到這個東西,證明這個東西并不是在黑澤陸川接近別墅的時候放的,而是排查以后家里沒有人的時候放的。但是那時候黑澤陸川應該已經死了,不然不可能二次來這里阿森不給你匯報?!?br/>
    “嗯,咱們家??!那夏夏喜歡咱們家嗎?”

    沈彧聽到林夏自然的將這里看做是兩個人的家時,心里別提多開心了。雖然兩人還存在隔閡,但是林夏喜歡他,兩人的心意是相通的。

    “嘖!我和你說正經的呢!你能不能別老岔開話題!”

    林夏一個手肘打到了沈彧的腹部,但是因為整個人都被沈彧從身后環抱著,左右掙脫不開,有些生氣的在他懷里掙扎著。

    “別亂動!”

    “你還敢兇我?明明是你。。?!?br/>
    林夏剛要回身指著沈彧的鼻子罵他,突然身后傳來的滾燙氣息,讓林夏瞬間明白為什么沈彧不讓她亂動了。

    “怎么?老實了?”

    沈彧不懷好意的在林夏耳邊低笑著,很明顯林夏明白了別亂動的含義。

    “你你你別亂來??!我我我告你非禮!”

    “我想跟自己的夫人親熱,何來非禮一說???”

    林夏欲哭無淚,生無可戀的慫了。這個偽君子怎么能。。。

    “你別這樣,我。。。我害怕,沈彧你不能這樣。。?!?br/>
    沈彧啞然失笑,本來也沒想對她怎樣,不過是調節下她的情緒,不想讓她太過緊張胡思亂想?,F在看來,還被嚇著了。

    “傻妞,看你以后還折騰不?不逗你了,乖乖讓我抱會,不鬧你?!?br/>
    說著沈彧還溺寵的親了親林夏的額頭。

    林夏被嚇得一動不動的,倒是剛才因為照片而紊亂的心思平復了好多。也想起來剛才沒說完的事情。

    “我剛才說的你聽沒聽到??!這個東西,很可能不是黑澤陸川放的?!?br/>
    “嗯,我知道。但是,對方顯然知道黑澤陸川來過,希望我們認為是他放的。

    并且現在還不能確定這里面內容的真假,如果是真的,那么黑澤陸川的死就是另有隱情。有人想替他給我們傳遞什么消息,給我們進一步的線索。

    如果這些都是假的,那么,放東西的人就是希望以我們為導向,讓刑偵隊內部先有嫌隙,這樣人人都沒有了信任,更別說通力合作了?!?br/>
    林夏點了點頭,突然眼睛一亮,轉身說道:“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試出這里面的東西的真假?!?br/>
    沈彧捏了捏林夏高挺的鼻梁,溫柔的笑道:“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了?”

    林夏嗔怒的白了他一眼,繼續興奮地說道:“這里面不是有個案件的分析和流程嗎?可以直接去檔案科查下是哪年的案件,然后有關這個案件的過往就都出來了。相關的人員也有了,如果確有其事,那么這里面的每一樣東西,都值得我們好好研究一下?!?br/>
    “既然能放在這里讓你找到,肯定不會胡編亂造一個,到時候你怎么區分真假???”

    沈彧有些刁難的反問道。

    林夏得意的沖沈彧挑了挑眉,那小狐貍的機靈勁兒,讓他愛的不行。

    “山人自有妙計,既然線索自己找上門了,還能讓他跑了不成?”

    沈彧被林夏的樣子逗得笑出了聲,他的小妻子還真是古靈精怪的,明明幾分鐘之前還因為這堆東西胡思亂想苦大仇深的,結果轉眼就變成了機靈的小狐貍。

    “夫人說的對,哪能讓這些東西難住???俗話說,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光查清楚就過癮了?”

    林夏兩眼放光的看著沈彧,就知道這個男人是個白切黑。連忙拍著沈彧的肩膀說道:“你想怎么做?快點告訴我,我每天在家都快閑的發霉了?!?br/>
    “你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br/>
    林夏毫不猶豫的在沈彧的臉頰親了一下,然后繼續星星眼望著沈彧。

    沈彧突然覺得很挫敗,難道他還不如一個案件對林夏有吸引力嗎?此時沈彧完全忘記了,當初他一頭撲到案件里時,解謎破案的魔障樣子。

    “行吧!我告訴你??!如果這個東西是按照你說的。。?!?br/>
    聽到沈彧講完之后的事情,林夏頓時樂的直拍沈彧。說沈彧白切黑真是冤枉了他,他何止是白切黑,簡直就是鍋臺上長竹子——損到家了!

    等林夏樂的差不多了,沈彧突然問了一句。

    “夏夏,你會不會覺得委屈?”

    “嗯?什么意思?”林夏沒明白。

    沈彧抱著林夏不肯放開,低聲說道:“以你的聰慧才學,在刑偵隊乃至任何一個國家系統里,都是難得的人才,那也是你大顯身手的地方。就這么因為案件嫁給我,還只能做個家庭主婦,有沒有覺得,很委屈?”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