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科幻小說 > 情偵檔案 > 第五十一章:實戰演練(3)
    林夏一愣,剛想說話,就聽到那個女生手里的對講機響了。

    “小妍,去找個制高點?!?br/>
    女生回頭看了眼林夏,冷漠的回道:“她怎么辦?”

    “一會鬣狗會過去,快點過來,給我一槍斃了他!”

    “位置給我?!?br/>
    “西北方向,一個穿黑色半袖軍裝褲的男人,個子很高,還有。。。。你就找長得最拽那個!奶奶的,看我不整死你!”說完就關閉了對講機。

    林夏看到女生背起箱子,出門前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就離開了。

    整個廢棄的房子只剩下林夏一個人,被綁住手腳靠在墻角。林夏望了望四周,想找到鋒利的東西割斷繩子。

    她現在迫切想要離開這里,不止為了活命,更重要的,她覺得對講機里那個人提到的男人,應該是顧慍。

    林夏張望了半天,愣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東西。正在著急的時候,門突然被打開。林夏驚喜的抬頭望去,卻發現進來的是一個身材瘦小佝僂著背流里流氣的男人。

    看到被綁在角落的林夏,鬣狗滿眼的色欲就流露了出來。

    原本只在半山腰盯梢的他突然被叫到這里看守人質,一開始他是不愿意的。畢竟盯梢溜達活動自由,看守人質還不能離開,要是人質丟了他也活不成。

    但是推門一進來,就看到一個花季少女被綁在那里,姣好的面容和高挑身材讓他瞬間什么都忘了。

    林夏第一次被人這么大刺刺的盯著,眼神里的惡意讓她惡心到想吐。但是現在她動也動不了,眼前這個精蟲上腦的男人是唯一能讓她翻身逃離的機會。

    “嘖嘖。。。這么漂亮的小妞怎么被綁在這里???看的我好心疼??!”

    “你放了我好不好?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放了我吧!”

    “那可不行,放了你老子就得吃槍子了。不過,你要是聽話。。?!?br/>
    “我聽話,什么都聽。。。。只要你能放了我,這個繩子勒的我好疼,求求你幫我解開吧!”

    看著小姑娘滿臉懼意,哭的梨花帶雨的。鬣狗哪還管得了那么多,當即就解開林夏的繩子,餓狼似的撲了上去。

    但是繩子剛解開,還沒親上呢!就被林夏一腳踹倒了。林夏趁鬣狗還沒反應過來,匆忙掙脫所有繩子就往外跑。

    卻在下一秒被鬣狗撲倒在地,對方嘴里還罵罵咧咧道:“小娘們兒脾氣還挺倔,你跑??!我看你往哪跑!”

    說著一揚手就扇了過來,林夏被綁的時間太長,手腳都麻了不聽使喚,此時也只能閉眼等著挨打。

    林夏沒等到臉疼,卻聽到鬣狗一聲慘叫倒在了地上,右手上還插著她遺落在樹林里的瑞士軍刀。

    林夏連忙起身,還沒等她轉過頭,就被一個結實的胸膛抱在了懷里,陌生又熟悉的氣息讓林夏有些想哭。

    “對不起,我來晚了。哪里不舒服?有沒有受傷?”

    林夏將臉埋在對方的胸口,聽著對方急促的心跳聲,還有頭頂上方急切的關心,不知道為什么,眼淚抑制不住的就流了下來。

    “好疼。。?!?br/>
    “哪里疼?他們傷你哪了?給我看看哪里疼?”

    林夏委屈的伸出胳膊,上面都是被繩子勒出來的紅印,看著觸目驚心的。

    “那幫混蛋!通知下去,封山!所有人不得離開這里,一個都不能放跑!”

    周圍的士兵得到命令開始齊刷刷的跑了出去,顧慍抱著林夏又不敢使勁,害怕再碰到哪里。

    一旁慘叫的鬣狗沒想到會有士兵突然沖進來,而且沒有任何人提前告知他有危險??吹浆F在的處境,大概也明白自己為什么會被調來看守人質了,他這是被組織棄車保帥了。

    “少校,您身上還有傷,需要盡快治療?!?br/>
    林夏這才抬頭看向顧慍,發現他左肩一直在滲血。頓時想起了那個狙擊手,慌張的說道:“你受傷了?你別動了,趕快去治療!”

    “好,正好給你也做下檢查?!?br/>
    說完就將林夏攔腰抱了起來,林夏當時就急了。連忙掙扎著要下來。

    “顧慍你瘋了!你胳膊不想要了?!你放我下來我能走,你這樣子彈拿不出來怎么辦?!”

    “嘶。。。不想讓我胳膊廢了你就別亂動?!?br/>
    “你蠻不講理!”

    “呵。。。到底咱兩誰不講理???別動,我沒事。再說你又不沉,一會就到露營地了?!?br/>
    林夏也不敢掙扎了,是真的怕鬧下去扯到顧慍的傷,她心里已經很內疚了。只能盡量摟著顧慍的脖子,將重量轉移到右側,不讓顧慍左側胳膊承重。

    顧慍看懷里的人老實了,輕笑著抱著她走出了房子。這是手下的士兵突然問道:“少校,這個人怎么處理?”

    顧慍回頭看到躺在地上捂手抽搐的鬣狗,眼神陰狠的說道:“把刀拔下來,洗干凈給我。把他扔到審訊室給老邢,別輕易讓他死,這期間務必把他知道的都讓他吐出來?!?br/>
    說完抱著林夏就離開了,林夏望向顧慍身后,看到鬣狗帶著恐懼絕望的眼神離她越來越遠了。

    林夏鴕鳥一樣窩在顧慍頸間,耳邊聽著顧慍平穩的呼吸,心里有些過意不去。

    其實顧慍那晚找她,跟她說不讓她去的時候,她就知道有危險。但是就是一門心思在跟顧慍賭氣,明明很在意她為什么不敢承認?明明喜歡她為什么不答應跟她在一起?

    但是林夏沒想到敵人和她的父親有過節,而自己還恰恰撞到了槍口上,導致顧慍受傷了還要來救她。

    越想林夏越覺得內疚,悄咪咪的趴在顧慍的肩頭小聲的嘟囔道:“對不起。。?!?br/>
    “嗯?為什么要道歉?”

    “是我太幼稚,非要跟你賭氣才會這樣?,F在還害你受傷,我。。。我下次不會了?!?br/>
    “這么說,你還想有下次???”

    “不是的,我不是故意的,下不為例。。。?!?br/>
    “嘶。。。跟你說了別亂動?!?br/>
    看到顧慍冷汗都下來了,林夏哭喪著臉說道:“你放我下來吧!我能走,你這樣胳膊真的會廢掉的。我知道錯了還不行嗎?”

    顧慍突然笑了,轉過頭就在林夏臉頰上親了一下。

    “要是這樣我就抱不住你了,那何談一輩子呢?”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