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科幻小說 > 情偵檔案 > 第五十八章:原罪
    沉睡時的林夏,臉上流露著幸福的笑容,讓左斐宇越看越覺得刺眼。針劑強制刺激腦內海馬體的時間只有半個小時,半個小時內,林夏必須回憶起當初原罪被盜竊的名單藏在了哪里,否則,沈彧,不,應該是顧慍,就要查到位置追上來了。

    左斐宇坐在林夏對面,看著林夏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淺,取而代之的是痛苦和恐懼,左斐宇才露出了一個詭異的微笑。

    前一秒,林夏還開心的拍著畢業照,一想到顧慍說的,畢業后就結婚,心里就被滿滿的幸福填滿了。

    但是,當她手機里收到一條來自父親的信息后,林夏便再也笑不出來了。

    “不要再找顧慍,不要離開學校,等我來接你?!?br/>
    林夏感覺可能出了事,連忙給父親打電話,卻發現怎么也打不通。她又接連給顧慍打了好幾個電話,都顯示關機。

    林夏站在原地深深的呼吸了幾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又給母親喬琳打了電話,電話倒是接通了,但是母親對于這件事毫不知情,林夏為了不讓母親擔心,便也沒再深說什么。

    就在林夏躊躇不決時,手機里又收到了一個信息。

    信息里只有一張照片,是部隊旁邊的山林,就是兩年前林夏特訓時的山林。而照片上有兩個人在交談,一個是顧慍,而另一個人,林夏一眼就認出了,是之前挾持她的叫瑪蒙的男人。

    照片下面還附帶了一句話:“想知道發生了什么,就坐上校門口的白色轎車,我會給你答案?!?br/>
    林夏知道在這個節骨眼收到這條信息,是有人在誘引她,只要她離開學校,可能會給父親和顧慍帶來麻煩。

    林夏壓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不再去看手機,快步往教學樓方向走去。

    此時手機在不斷地響起,一條條信息接踵而來。林夏強迫自己不去看,再次給父親打電話,卻還是打不通,給顧慍打也是一樣。

    林夏現在需要冷靜,在沒有父親和顧慍確切的回復之前,她不能相信這個人說的任何話。

    林夏回到教室,三三兩兩的同學還在收拾東西,沒有人在意林夏的出現。林夏坐在最后一排角落里,思前想后了半天,最終還是打開了那些信息。

    一張張顧慍的照片出現在了林夏眼前,但是這樣的顧慍她沒有見過。

    張狂肆意,邪氣橫生,一張禁欲淡漠的臉上露出不可一世的笑容。還有在夜總會和陪酒女郎親昵曖昧的畫面,活脫脫一個浪蕩公子哥。

    若不是林夏對這張臉太過熟悉,真的會以為這是顧慍的雙胞胎兄弟,因為她見到的顧慍,從來不會這樣。

    即使林夏想要冷靜,卻依舊控制不住的在發抖。大腦清醒的知道有人想要對顧慍不利,但是看著這一張張畫面,林夏開始害怕。

    顧慍為什么會跟害死她姐姐的那幫人混在一起?顧慍是一名軍人,還是一位少校,怎么可能是。。。但是,這些照片又是怎么回事?

    此時的林夏,大腦一片混亂。顧慍對她的好歷歷在目,她從不懷疑顧慍對她的愛。如果這些照片是真的,那只能是顧慍接到的特殊任務,但是如果是這樣,他怎么可能還能在部隊拋頭露面甚至跟那個叫瑪蒙的人見面?

    林夏不停的給顧慍打電話,給父親林啟凱打電話,卻始終沒能接通。父親明明才給她發完信息,但是為什么電話會打不通?

    林夏有些急了,正想要不要給刑偵隊打電話時,自己的班導師卻來教室找她了。

    “林夏,你父親派人來接你了?!?br/>
    林夏聽到后,心里的大石才算落下一半。思緒凌亂的林夏沒有多想,連忙跟著班導師身后的男人走出了教學樓,而抵在班導師后腰上的槍也隨之消失了。

    看到林夏和男人走出教學樓,班導師快速的掏出電話打到了刑偵隊,她知道林夏的家庭背景,如果林夏在她這里出了事,那她以后也別想在警校干下去了。

    林夏跟著一言不發的男人往前走,剛走到校門口附近,林夏停下了。男人轉過身,狐疑的看著林夏,林夏猛地一轉身就往回跑。

    她看到了門口的白色轎車,還有車里看著她笑的瑪蒙!林夏心里恐懼到了極點,但是還沒跑幾步,就被人從身后打暈了。

    此時拍完畢業照的學生都去了學校的會議大堂參加典禮,校園里幾乎看不到學生,而林夏就被人這樣帶走了。

    不知過了多久,林夏聽到一群人談話的聲音,很吵,頭很痛。林夏緩緩的醒了過來,卻發現自己被綁在一把椅子上。

    “喲!小美女醒了?”

    一個流里流氣的聲音在林夏前方響起,林夏抬頭望去,才發現她在一個空曠的房間里,房間里只有幾個沙發,還有一些她不認識的人。

    “小美女好漂亮??!有沒有興趣玩一把???”

    男人伸手撫摸在林夏的脖頸之間,瞬間林夏就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吳盡,收起你的臟手。我的東西,還輪不到你碰?!?br/>
    站在一旁的瑪蒙似笑非笑的看著林夏,看的林夏后脊背都在發涼。

    “嘖嘖,被你看上的東西,還不如陪爺玩呢!至少有全尸??!”

    吳盡一臉憐憫的看了看林夏,搖搖頭走開了。林夏緊張的望著一屋子的人,除了吳盡和瑪蒙,還有一個一直在吃生肉體型肥碩的男人,滿臉戾氣的瞪著林夏,好像他嘴里嚼的就是林夏的肉。

    在他旁邊還有一個穿月白色長衫的男人,頭上挽著綸巾,笑吟吟的看著林夏。另一個沙發上坐著一個身材姣好面容妖嬈的女人,正在涂指甲,看都不看林夏一眼。

    唯一一個穿白色西裝的男人一直背對著她,她看不到樣貌。林夏看著這屋子的牛鬼蛇神,心徹底的涼了。

    瑪蒙看到林夏臉上的失落,走到林夏面前,好心的說道:“還不認識我們吧?跟你做個介紹??!

    我們就是你父親口中的原罪,恐怖分子。哦對了,你姐姐林月,就是在這里死的哦!那么漂亮的姑娘,吳盡是不會放過的。

    你知道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折磨致死是什么感覺嗎?打上一針痛覺神經藥劑,即使被拔掉一根頭發,都會疼痛數十倍,那你知道林月,你的姐姐被折磨又不能自殺的那種感覺嗎?”

    林夏死死的咬住泛白的嘴唇,紅著眼圈滿眼恨意的瞪著瑪蒙,良久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低聲說道:“你們究竟想要干什么?”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