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科幻小說 > 情偵檔案 > 第八十二章:局中人(10)
    “這···這怎么可能?明明之前還好好的···怎么就···”

    陸振民悲痛欲絕的敲著桌子,滿臉的不可置信。

    “請您節哀,因為陸梅的死還涉及到一個團隊,所以需要找您了解一下情況?!?br/>
    林夏很謹慎,現在還不知道陸振民和原罪到底是怎樣一種關系,直接點破很容易變得被動。

    陸振民看似并沒有懷疑,獨自絮絮叨叨說了起來。

    “都是因為這個團隊,當初若不是他們闖進我們寨子,陸梅也不會一心想要出去,更不會有更多的年輕人離開寨子生死不明?!?br/>
    “具體情況,您可以跟我們說說嗎?”

    沈彧借機拿出記錄本,按照正規案件調查開始記錄。其實在場每個人說的話,阿森那邊都可以接收到。

    “這件事說來話長,雖然你們說梅子遭遇不測,但是我還是不敢相信,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好好的人怎么就沒了?”

    林夏早就知道陸振民不會那么輕易相信他們,好在他們說的都是實情,如果真按照左溫禪他們之前說的去做,現在恐怕早就下不來臺了。

    沈彧聽到陸振民的話,順其自然的拉過林夏坐下,隨口回應了陸振民。

    “有人將陸梅殺死后封在了雕塑里,經過查證陸梅是被人利用了,而利用她的人就是這個團隊里的人。

    雖然兇手最終伏法,但是這個團隊很有問題,我們也想借此機會和您了解一下。

    據我所知,整個夕黎寨的居民,多年與世隔絕,陸梅突然離開還上了大學,她的學費一直是這個團隊資助的,所以我覺得您這邊應該知道一些情況?!?br/>
    說著,沈彧把昨晚事先和阿森要來的陸梅尸檢報告和案情簡介遞給了陸振民。

    陸振民看完后才徹底頹敗的哭了起來,畢竟是白發人送黑發人,在場的四人也只能沉默等他自己冷靜。

    痛哭了一陣,陸振民的情緒才穩定下來,又看了一眼手里的報告,看了看陸梅的模樣,悔恨般說道:“作孽??!作孽??!可這報應的為什么不是我??!”

    這時陸梅的母親走了出來,看到陸振民手里的東西,先是不明所以,似乎并不認識字,直到看到了陸梅尸體的照片,才崩潰般抱著陸振民哭了起來。

    眼前的景象林夏是預料到的,但是真實的發生在她眼前,她還是有些難受。

    “我知道二位很難過,除了節哀順變我也不知道還能說什么讓二位寬心?,F在唯一能為陸梅報仇的方法,就是把這個團隊連根拔起,才能讓像陸梅一樣的年輕人不重蹈覆轍?!?br/>
    林夏說完,沈彧緊接著說道:“雖然殺害陸梅的兇手伏法了,但是真正害死陸梅的,是這個團隊?!?br/>
    林夏和沈彧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也讓悲痛中的兩位老人慢慢冷靜了下來。

    陸振民一拍桌子,憤恨的說道:“我就知道那幫人沒安好心,自從他們出現,寨子里就沒消停過!”

    接下來,陸振民就將原罪是如何進入的夕黎寨,又是怎樣帶走陸梅的,都一一講了出來。

    其實大體和左斐宇說的差不多,但是陸振民并沒有提到陵墓,很刻意的繞開了這個話題。

    但是從他最開始悔恨的說什么作孽,報應一類的話時,林夏他們就已經明白,這一切果然還是和夕黎寨地下陵墓有關。

    “既然您說他們是考古團隊,但是夕黎寨不過這么大,勘察風俗民情,也用不了十年之久吧?”

    左溫禪突然發問,讓陸振民有些措手不及。他眼神閃躲的說著不清楚不知道,顯然是為了隱瞞陵墓的事情。

    “陸伯伯,找到這個組織想干什么,對我們來說很重要。而且作為警員,我也有義務保護你們不受到傷害。誰也不能保證,那些人以后會不會對你們做什么?!?br/>
    陸振民看著說話的沈彧,還是猶豫不決。林夏索性打開天窗說亮話,逼著陸振民說實情。

    “您說夕黎寨的居民當年是戰亂逃進來的,但是據我們了解,您的祖先那個時期并沒有發現戰亂。倒是有位相爺在那個時期消失了。而您的祖先家眷及部分士兵就是追隨這位相爺一同消失的。

    我們既然能找到這里,很多事情就已經做過調查了。您也不希望祖祖輩輩守護的這片土地下,因為您而徹底失守吧?”

    話說到這份上,陸振民相瞞也瞞不過去了。想到當初因為太過誠實而將世代守護的秘密告訴了外人,結果引出了諸多事情,他心里就越發的愧疚。

    “罷了罷了。。。事已至此,老夫也不想再隱瞞了。如果能因為這個而幫你們盡快鏟除那些人,老夫就當是贖罪了?!?br/>
    陸振民說完又沉默了良久,看在在場的四人,最終緩緩說道:“夕黎寨的存在,就是為了世世代代守住一個秘密。

    那位相爺就葬在夕黎寨的下面,相傳相爺死前,命人煉制了一顆丹藥。只要找到和丹藥匹配的容器,死去的相爺就能起死回生?!?br/>
    林夏環顧了一下四周,尤其著重看了一眼左斐宇。左斐宇一臉迷茫,看來事先并不知道這個故事。

    “那后來呢?”

    林夏柔聲引導著陸振民繼續說下去。

    “后來。。。后來我們就守到了現在。據說相爺的尸首一直在棺槨里,丹藥也在其中。只要找到匹配的容器,相爺就能醒來?!?br/>
    林夏似乎明白了原罪的首領想要的是什么了,但是十年未取,難道。。。

    “容器是什么?”

    聽到林夏發問,陸振民搖了搖頭。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有可能是個器具,也可能只是個代名詞。畢竟這只是一個傳說。

    不過,地下陵墓確實有一尊棺槨,那群人每年都會過來研究,卻連棺槨也沒打開過?!?br/>
    沈彧想了想,小聲跟林夏說道:“原罪繞了那么大一圈做這個局,看來這個棺槨里文章很大??!”

    林夏點了點頭,掃到左溫禪臉色有變,不動聲色的敲了敲沈彧的手背。

    沈彧接到信號后對陸振民說道:“我們想看看您說的棺槨,或許會有新的發現?!?!--over-->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