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科幻小說 > 情偵檔案 > 第八十九章:出墓
    聽到沈彧的話,左斐宇搖了搖頭。原罪的首領一直帶個面具,只知道是一個體型健碩高大的男人,很有氣質聲音也很好聽。

    “該說的我都說了,你們是不是該放我出去了?”

    “好??!不過。。。你跟左溫禪到底是什么目的,說清楚我們就放了你?!?br/>
    林夏慢悠悠的釣著左斐宇,氣的他臉色鐵青,只想罵人。

    “死丫頭你別太過分!你們答應了不管我們的事!”

    “哎!這話可得說清楚,說不追問的是沈彧不是我,而且他只跟左溫禪說不追問,又沒說不問你。所以我問你這件事,沒有毛病??!”

    要不說林夏氣人的本事無人能及呢!左斐宇原本被綁著就夠難受得了,被林夏這樣胡攪蠻纏,再喜歡她也會被氣到中風!

    “你們到底想怎么樣?要不一刀解決了我,反正橫豎都逃不過死?!?br/>
    看左斐宇脖子一橫,拒不合作的樣子,林夏笑的見牙不見眼的。怎么以前沒覺得左斐宇這么好玩呢?

    雖然他之前犯下了判處死刑的命案,但是現在接觸起來,反而覺得左斐宇某些時候的思想很單純,尤其是在跟林夏接觸的時候。

    “好了,別玩了。放他出來吧!”

    沈彧淡淡的說了句,就伸手準備幫左斐宇解繩子。

    不過他才沒有那么好心真想放了左斐宇,只是不想再聽到左斐宇和林夏說話,聽著刺耳。

    “要不說還是爺們講道理呢!不過你這俊俏模樣確實挺勾人的。當初我還想要不要把你也收藏了?!?br/>
    所以說反派死于話多是有道理的,沈彧被男人調戲也算是有生之年頭一次了。

    “夏夏,把棺材蓋上,我們走?!?br/>
    沈彧撤回手轉身就要走,被左斐宇死死的拉住了衣袖。

    “大哥!大哥!我錯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大哥我回頭是岸了啊大哥!”

    沈彧嘴角抽搐的擰眉,林夏也是一臉吃了蒼蠅的表情。夫妻倆此時心里只有一個想法:棺材里躺的真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殺人如麻的病態惡魔?

    這特么怎么看都是個沒臉沒皮耍無賴的二哈!

    “放手!”

    看到沈彧要殺人一般的目光,左斐宇秒慫放開了手。林夏嘆了口氣,覺得有必要跟左斐宇溝通一下,他這來回變臉也太快了,咋著?祖籍是川渝???

    “左斐宇,不信任你不只是因為你對我們做過的事情。更多的是你不想讓我們看到真實的你。

    殘忍,嗜血,精明,犯傻,還有更多更多,這些面具你帶著不累嗎?到底哪個是你?”

    聽完林夏的話,左斐宇臉上失去了傻兮兮的笑容。

    沈彧將左斐宇的身上的繩子解開,冷聲說道:“你走吧!下次再見到你,就是抓你定罪的時候?!?br/>
    解完繩子,沈彧就拉著林夏去找出口了。留下左斐宇坐在棺材里,神色凝重的看著兩人走遠。

    主室的旁邊有兩個耳室,左側是左斐宇掉下來的地方,而根據他說的,陶晏應該是從右側耳室進來的。

    兩人走進右側耳室,但是并沒有找到能出去的地方。

    “陶晏真的來過這里嗎?會不會。。?!?br/>
    林夏開始質疑左斐宇說的話,沈彧在耳室的墻壁上摸索著,輕聲回道:“是不是陶晏還不確定,但是這個墓里肯定出現過第五個人。剛才我在解他身上的繩索時,特意看了一下。

    他身上的繩扣都是向外的,如果是他自己系上迷惑我們,繩扣應該向里。所以這里肯定出現過第五個人,但是現在這個人不見了?!?br/>
    林夏點了點頭,突然林夏一拍腦門,懊惱的苦笑了起來。

    “我們都忘了一件事?!?br/>
    “什么事?”

    林夏從包里掏出一個紙卷,尷尬的說道:“我們有夕黎寨的地形圖??!”

    看到林夏手里的地圖,沈彧也失聲笑了。兩人這次還真是一時糊涂,被左溫禪他們牽著走,竟然都忘了手里還有地形圖了。

    林夏就地攤開地圖,順著剛才祠堂的路線,預估他們所在的位置。

    “我們現在是在第二層,地上的位置大概在寨子的中央偏西北角。如果要去地上,還要穿過上一層,才能到達地面?!?br/>
    “不一定,地上一層原本就是虛設,所以除了一個大的主室并沒有耳室。也就是說,我們上方應該沒有房間?!?br/>
    兩人在地圖上找了半天,但是依舊沒有找到可能出去的出口,這時候耳機里傳來了阿森的聲音。

    “沈隊,在你身后的那面墻后面有個通道,是直通地上一個地窖的。不過。。?!?br/>
    能找到出去的路自然好,但是現在兩個人最不想聽到的就是不過這個詞。

    “說吧!”

    “不過這個地窖不簡單,空間很大,里面似乎陳列了什么,我這邊只能看到地形,看不到東西?!?br/>
    “是不是陸振民的小金庫?”

    林夏突然想到了后山他們繞過來時,阿森說的小金庫。

    “不是,這個地窖也在當時近路的路線附近,但是離陸振民金庫還有一段距離。

    這個,或許才是左溫禪繞道的原因?!?br/>
    聽到這里,兩人都面露喜色。連忙將地圖收起來,開始研究沈彧后面的墻壁。

    但是無論怎么敲打推拽,墻壁就是紋絲不動。正想著是不是還要重新找到機關時,耳室的門口突然站了一個人。

    “你們這樣是找不到的?!?br/>
    聽到有人說話,兩個人都嚇了一跳?;厣硗?,是左斐宇。

    左斐宇走到墓室的角落,那里放著一些泥陶制品。左斐宇把所有的陶罐都踢開,在陶罐的最下面,找到一個凹槽。

    “你們讓開一點?!?br/>
    左斐宇說完就按了下去,一陣轟隆聲,那面紋絲不動的墻壁突然開始向上升了起來。

    直到通道完全露出來門才停止,左斐宇率先走在了前面。也沒有再跟林夏她們說話。

    林夏兩個人擰眉望著前方的左斐宇,感覺他又像是變了一個人。

    隨著左斐宇,三人一起離開了墓室。通過長長的甬道,三人來到了阿森說的空曠的地窖。

    但是,當他們站到地窖中,看到地窖里的情景時,所有人都震驚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