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科幻小說 > 情偵檔案 > 第九十章:試驗點
    放眼望去,整個地窖像是一個陳列館,但是陳列的東西卻讓人毛骨悚然。

    陳列柜里有切斷的手指和肢體,大小長短不一,但是都有一個共同點:所有的肢體都是烏黑發青的。

    “這也太殘忍了吧。。?!?br/>
    林夏看著陳列柜里的東西,渾身發冷。

    “看來是有人想拿夕黎寨的人做實驗?!?br/>
    沈彧說完靠近陳列柜里的瓶子看了看,每瓶福爾馬林液里都浸泡著不同關節,下面還有詳細的時間和記載。

    “為什么這個實驗點會在這里?”

    林夏皺眉不敢再看,靠近沈彧尋求安全感。

    左斐宇想了想,突然開口說道:“原來這才是他們的目的?!?br/>
    “嗯?”

    沈彧抬頭看向左斐宇,左斐宇笑嘻嘻的一聳肩不再說話,顯然是不打算告訴沈彧他的發現。

    “我們先離開這里,這個地方阿森會掃描?!?br/>
    沈彧不再理會左斐宇的挑釁,戴上手套將其中一個小一些的瓶子和標簽裝進了包里。他拉著林夏直徑走過左斐宇身邊,走到了地窖放置梯子的地方。

    只要爬上去打開上面的蓋子,他們就可以離開了。沈彧爬上梯子推了推地窖的蓋子,果不其然已經被上鎖了。

    “夏夏,離這里遠一些?!?br/>
    林夏看向沈彧,沈彧將背包和外套遞給林夏。

    林夏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正在挽袖子的沈彧,又看了看厚鐵制作的地窖蓋。試探性的問道:“你該不會是想·····”

    “這個厚度沒問題,而且外面的鎖鏈應該不大,否則就太顯眼了?!?br/>
    說完,沈彧雙手牢牢的抓住內側的推手,雙臂發力向外推去,一陣鎖鏈震動的聲響后,刺目的午后陽光就透過地窖的入口照射了進來。

    此時林夏滿心滿眼都是沈彧,雖然知道沈彧力氣很大,但是看到這種力量爆棚的瞬間,林夏還是忍不住驚嘆道:“沈彧你簡直太帥了!”

    沈彧無奈的笑了笑,探頭看到地面上沒有什么危險,就從梯子上下來,想要接過林夏手里的東西和她身上的背包,讓林夏先爬上去。

    林夏還沉浸在崇拜的情緒里沒出來,看到沈彧過來,快一步熊抱抱住沈彧就在他臉上大大的親了一口!

    “我男人真帥!”

    沈彧難得被林夏夸得臉頰微紅,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被林夏親吻的地方。

    “好啦!趕緊上去吧!”

    林夏又開心的蹭了蹭沈彧,才將東西交給沈彧,自己爬上了梯子。等她到達了地面,又接過沈彧手里的東西,拉沈彧出來。

    一直在地下幾個小時,終于能出來透氣了,林夏不禁迎著陽光伸了個懶腰。

    而一直在地窖里的左斐宇,看到兩人如膠似漆的模樣,心里是五味雜陳。難過落寞的神情難得出現在他的臉上,但很快便稍縱即逝了。

    等左斐宇離開地窖,林夏和沈彧已經開始研究四周的地形了。一想到他這么大的一個電燈泡都能被忽略了,左斐宇對林夏存留的那點念想,也不剩什么了。

    “這里離陸振民的小金庫確實不遠哎!但是這個地方更隱蔽,如果不是刻意去找,確實不容易發現這里?!?br/>
    林夏看了看四周的樹林,他們現在在夕黎寨的西北上方,整個陵墓貫穿了夕黎寨的地下。但是一趟下來,她還是有很多事情沒明白。

    “怎么了?一臉苦大仇深的?”

    沈彧看到林夏望著遠處發愣,不禁伸手摟住她,揉了揉她的長發。

    “夕黎寨,地下陵墓,丹藥,實驗室,陶晏,這之前到底有什么關系呢?還有左溫禪和左斐宇····對了,左斐宇人呢?”

    林夏這時候才想起,上來以后就沒有看到左斐宇?;仡^望去,地窖的蓋子還是打開的,但是左斐宇已經不見了。

    “走了吧!不用管他了,我說過會放過他這一次,下次再抓回來就是了?!?br/>
    “哦···話說,你就這么放了他,不怕他之后搞事情?還有老狐貍那邊你怎么交代?森森可都聽著呢!是不是森森?”

    阿森算是體會到什么叫做上課被老師突然點名了,尷尬的咳嗽了兩聲回道:“我什么都沒聽到?!?br/>
    “聽到了吧?他什么都沒聽到?!?br/>
    沈彧賊兮兮的笑道,緊接著又說:“放心吧!我會安排好的?,F在沒事我們就回去吧!”

    “哎?不用再去找陸振民了嗎?就這么直接走不好吧?”

    “我的傻丫頭??!你以為我們下到二層后,左溫禪就不見是去了哪里?”

    “哦~我還說這兄弟倆怎么都神出鬼沒的,那我們就這么走了?回新海?”

    沈彧看了看逐漸西下的斜陽,盤算了一下說道:“先回客棧,將所有的事情捋一捋安排一下,明天休息一天,然后后天動身回去吧!”

    兩人將背包又簡單的收拾了一下,看著下面的夕黎寨家家戶戶已經升起了炊煙,心情復雜的離開了夕黎山。

    回到客棧后已經是晚上九點左右了,林夏累的直接癱在了床上,一個手指頭都不想動了。沈彧將收集來的東西放在茶桌上,跟客棧老板打了招呼做些吃食送上來。

    等沈彧洗漱結束,又去連哄帶親的才讓林夏離開了床,洗漱收拾去了。等林夏神清氣爽的從浴室出來,老板剛好把飯菜送過來。

    兩人在餐桌上邊吃邊聊今天一整天發生的事情,看著桌子上的霧靈菇和那瓶福爾馬林浸泡的東西,林夏若有所思的喃語了一句。

    “這個實驗會不會跟原罪頂頭大老板的計劃有關系???還有這個霧靈菇,真這么神奇?”

    “有可能,不過現在誰也說不準。等回去后,讓寶美好好研究下這兩個東西。吃完飯我給家里打個電話,關于左溫禪,那邊應該查得差不多了?!?br/>
    林夏吃了個水餃,嘟囔道:“他不是查過了?還有什么可查的?”

    “他背后的雇主,這個人也在調查原罪。那他不是機要人員就是和原罪有過節的人,如果是后者還好說,但是如果是前者,可能就是另有目的?!?br/>
    飯后林夏坐在沙發上抱著抱枕想一整天的事情,而沈彧則給隊里打了電話。令他沒想到的是,這個電話卻打出了一連串的事情。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