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修真小說 > 掌心洪荒 > 第42章 劍法天驕(求推薦票)
    封輕婉嘴角抽了抽,她的教養也算是很好了,但此刻也生出了一股罵人的沖動,不過她最后還是沒罵出來,只是整理了一下衣冠,跟在邵逸軒后面進入了教室之中。

    走入教室中,里面并非文化課時候的桌椅,而是一個個偌大的鐵路,整個房間之中這樣的鐵路不下于三十個,教室的面積也不小,邵逸軒環視一圈,已經快有純陽武館一般大小了。

    教室里此刻已經有了近十人聚集,其中三人一副鼻青臉腫的樣子,相比之下封輕婉已經很好了,當看到邵逸軒一臉無礙的模樣進來時,教室里的人都投來了好奇的目光。

    邵逸軒面色坦然的走了進去,看見鼻青臉腫的三人也是一怔,隨后反應過來,心中沉思:“看來我對這里的煉器實力估計錯誤,原先那些符文陣列看來就是封輕婉口中的大禮包了……這樣以來以后的表現得注意一點了,得循序漸進,慢慢將天賦展露出來。”

    “你沒有遇到符文陣列?”老人之中,一名身材消瘦的男子摸著下巴開口,還沒等其他人說話他就否決了自己的想法:“不對,符文陣列是我們親自布下的,沒可能會失效。”

    “我叫蒼松吟,煉器專科班長,能夠突破我們布下的陣法,這一次的新人倒是有點意思!”

    蒼松吟臉上帶著淡笑,和邵逸軒打了一聲招呼之后,就回到了隊伍之中。

    邵逸軒兩人到達之后,又來了兩名老學員,當授課時間到達時,老師柳經藝的身影才不緊不慢的出現在了教室之中,目光落在邵逸軒身上兩秒,微微點了點頭,走上了講臺。

    “能夠通過重重選拔進入這里,想必諸位都是有底子的人,基礎也不需要我多說,直接進入正題!”柳經藝隨手將一枚合金丟入煉鐵爐之中:“我們煉器之道,其實和陣法之道是有一定相同之處的,煉器需要會鍛造各種金屬,會符文陣列,陣法也同樣如此。”

    “陣法的陣旗器具一樣是需要掌握煉器的手段才能夠練成”

    “但煉器之所以是煉器,陣法之所以是陣法,就是因為煉器之道的根基在于熟練將無數材料打造成手中強橫的靈器,而陣法之道則強橫在對于無窮符文陣列的掌控,借助符文陣列催發出無窮奧妙來!”

    “對于我們煉器師來說,鍛造靈器才是根本。今天我要教導你們的是半靈器淬火劍的鍛造,這將是你們本周的學習目標,考核過關的,增加十點積分,質量優異另有加分,考核不過關者,扣除十點積分!”

    半靈器就相當于B級合金武器,只是比合金武器來高了一籌,附加了符文陣列之后,能夠催發出些許屬于靈器的威能來。

    柳經藝的授課簡單粗暴,直接就進入了正題,開始講授正式內容

    鍛造煉器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夠完成的事情,上午的授課時間不知不覺就一晃而過,時間來到了下午

    下午的實戰課程教授完成之后,邵逸軒直奔劍法專科所在場館而去

    與其他專科不同,劍法專科需要的是實地訓練,場館內看到更多的還是類似于純陽武館的布設,不過內部的器械都是為練劍所設置的罷了。

    剛從實戰課程教室中出來,邵逸軒便見到藍建白緊跟了上來,笑道:“邵兄可是要前往劍法專科?”

    邵逸軒點了點頭,藍建白眼睛一亮,笑道:“不知可做好了師兄師姐們的考驗?”

    “劍法專科也有考驗?”

    藍建白點頭:“這已經算是約定俗成的規矩了,每當有新人進來,留級的學長學姐們在第一天都會進行考驗,老師們也默認了這一點,用來觀察新加入學生的實力。”

    “不過今年實行了精英走向,招收的學生特別少,因而聽聞學長學姐們也會加強考驗。”

    “說起來邵兄劍法如何,昨日的考核上我似乎沒有見到邵兄。”

    邵逸軒想起煉器專科的經歷,沉吟說:“還算可以,不算太差。”

    藍建白眼睛一亮:“邵兄自謙了……不如我們兩個比比,誰闖過的師兄師姐多如何?”

    “好!”

    邵逸軒也沒有拒絕的意思,他正好想見見這里的師兄師姐實力如何。

    兩人來到劍法專科的場地外,門口一名身材壯碩的男子手持木劍靜靜的站立著,看到兩人進來,面色冷清的道:“劍法專科的師弟?”

    邵逸軒、藍建白點頭,壯碩男子這才起身,指了指旁邊場內掛著的一拍木劍,說:“劍法專科,聶正雅,老規矩,去選取一柄木劍,能接下我三招就讓你過去。”

    藍建白搶先一步跨出,從旁邊的取得一把木劍,自信滿滿的說:“邵兄,就讓我先來吧!”

    邵逸軒也不介意,正好看看劍法專科學生們的實力。

    正式開始之后,藍建白揮劍朝聶正雅攻取。

    只見聶正雅手中長劍輕輕一抖,無數劍影揮灑而下,明明只是木劍,在他手中展現出的劍法不下于合金長劍,劍影宛若一片片殘月揮灑下的月光一般,美麗無比,卻殺機暗藏。

    一劍過后藍建白已經步入當初那般自信,只覺得右手微微顫抖,第二劍過后藍建白身上的衣衫已經出現了不少破洞,當第三劍過去,藍建白只覺得身上多處竅穴隱隱發痛,腳一抖差點跪倒在地上。

    聶正雅臉色平靜的說:“你很不錯,接了我三劍還沒有倒下,比前面幾個要好多了。”

    藍建白嘴角跳了跳,咬牙說:“多,多謝師兄賜教……”

    在原地休息了好一會兒,藍建白才繼續走向下一個師姐而去。

    邵逸軒將這一幕看在眼里,心中沉吟:“看來這里的劍法專科實力應該是比較強的,本來我打算先出五成實力看看他們的實力如何,現在趕來,應該看來,起碼應該八成才對!”

    聶正雅看了看時間,平靜說:“快要到上課時間了,把你的實力都展現出來吧,我沒時間浪費在這無聊的打鬧上面。”

    邵逸軒從旁拿過木劍,詫異道:“師兄確定要盡全力?”

    聶正雅不耐煩道:“廢話少說,快點吧!”

    刷

    他劍法猛地出手,無數劍影若月光般灑落,正是之前打的藍建白狼狽不堪的劍法。

    邵逸軒深吸口氣,迎劍而上,他只學過基礎劍法,應對的方法也很簡單粗暴,低喝道:“基礎劍法,斬”

    華麗的劍法迎上一招簡簡單單的劍斬,怎么看都是單一劍招的斬會被輕松擊破,只是邵逸軒這一斬進入劍法之后,卻是每每極大在劍法的薄弱點,斬劍法所過之處劍光紛紛消失,最終狠狠撞擊在木劍主體上,將木劍連帶著聶正雅打的倒飛回去。

    邵逸軒面色一僵,繼而心中沉吟:“看來接下來,我還是發八成力氣好了,全力爆發這里的師兄師姐們根本就承受不住,還是得給他們留點面子的。”

    定了定心神,邵逸軒朝里面走去

    藍建白的挑戰最終止步于第三人,勉強過了第二名師兄的三招劍法挑戰之后,力量就徹底耗盡,壓根就撐不住第三人的一劍,最終敗下陣來,和場地內同樣凄慘的三人坐在一起,看邵逸軒的挑戰。

    守在第二關的是一名師姐,看著將聶正雅一劍擊飛一臉淡然的樣子,臉上浮現出一絲感興趣之色:“看來這位師弟的實力很不錯呢,看來我得拿出點真本事來了,劍法專科薛如雪,看劍!”

    刷

    劍芒閃過,看著不如聶正雅后塵的薛如雪,邵逸軒心中沉吟:“我是不是該再減少點實力,這樣做不會太出跳吧?”

    第三名守關的是一名消瘦的男子,看著邵逸軒眼神不善:“敢對我雪兒下如此重手,師弟還真是不錯,劍法專科宿玉龍,請賜教!”

    最后一個教字落下,宿玉龍剛想出劍,卻見眼前劍芒一閃而過,下一刻天地翻轉,身子重重砸在了地上,耳邊還有邵逸軒小聲的嘀咕傳入耳中:“比上一個都弱,看來接下來真的應該收點實力了?”

    宿玉龍頓時只感覺嘴中一甜,差點被氣的吐血。

    后面還有四名師兄師姐,邵逸軒這次沒有表現的如之前那般簡單直接,而是對了兩招劍法之后,再將劍指在了他們的薄弱處,沒有如之前那般直接將他們擊飛。

    不出五分鐘,四名師兄師姐都拜下了陣來。

    一旁的藍建白倒吸口冷氣:“邵兄,這就是你說的不算太差?你是怎么練劍的?為何會擁有如此實力?”

    邵逸軒沉吟了一下,說:“大概因為我是天才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