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穿越小說 > 求活在金朝末年 > 四十五章:入侵
    白仝迷迷糊糊的被人推醒時,睜眼就看見劉當家和他的弟兄們已經披掛整齊,看著一個個精神抖擻的樣子,似乎已經睡飽了。

    白仝摸了半天的臉,才徹底清醒過來,向推醒他的劉當家問道:“什么時辰了?”

    劉當家道:“丑時兩刻。”

    白仝愣了片刻,才緩緩點頭道:“時間剛剛好,我們這就走?”在這個最瞌睡的時候被叫醒,他覺得自己整個腦子都是木的,反應比平時慢了不止一拍。

    白仝磨磨蹭蹭十多分鐘后,才帶著劉當家一行人出了他家的院子。

    這個時候可不像后世到處都是光污染,天一黑,如果沒有月亮,那就能黑的伸手不見五指。

    今天晚上恰好就是個陰天,所以,盡管怕打草驚蛇,白仝出門時仍然打了一盞燈籠,否則哪怕是在這莊子里住了幾十年的他,也有可能撞到墻上去。

    走出院子,夜里的涼風讓白仝更加清醒了一些,他帶著劉當家一行人,從莊子外圍的田間小路上繞過了大半個莊子,從陳家鐵匠鋪的后院方向悄悄接近。

    今天的陳家鐵匠鋪子和往日沒有太大不同,忙了一天的學徒們大部分吃了晚飯后就睡了。

    陳憲早就將鐵匠鋪里的作息改為了一日三餐。

    只剩下值夜的學徒登上了院子四角的哨塔。

    這四個哨塔是陳憲兩個月前請陳老甲帶人來修的,其實就是四根木柱子,挑高支撐著一個小小的平臺,平臺大約兩三個平方,四周有木頭扎的圍墻,頭頂有遮雨的棚子。

    這四座哨塔修好后,陳憲隔十天都會輪流抽調八個學徒,分成白天晚上兩班在塔樓放哨。

    為了提高值班學徒的警覺性,陳玄理規定,凡是輪到值班的學徒,領一等飯票,還有緊貼可以拿,但同時,如果值班學徒出現疏忽大意的情況就會受到嚴重的處罰。

    這處罰起步就是將一等飯票降到三等,包括不限于餓肚子,罰薪水,抽鞭子等。

    為了檢驗值班學徒的警覺性,陳憲經常會搞一些突然襲擊,特別是在夜班的時候,他會經常安排一些學徒從外面潛入鋪子,如果這些學徒成功潛入,就會有獎勵拿,如果失敗,會受到一些懲罰,而對于值夜的學徒來說,如果被人在不知不覺中潛入鋪子,那他們就會受到最重的懲罰,餓肚子,罰薪水,抽鞭子一起來!

    當然,陳憲的教鞭只是一條用麻布編制的軟鞭子,抽起來雖然疼,但一般不會受到太大傷害,鹽水洗一洗,幾天就好了。

    被這么搞了幾次后,值班特別是值夜班的學徒一個個都非常警醒。

    這種警醒在今天晚上就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

    正披著厚披風在哨塔上打瞌睡的張松在夢中隱隱約約聽到了幾聲鈴鐺響,一些不好的記憶讓他一個激靈就從夢中驚醒,張松上次值夜時就因為沒有發現潛入的學徒,而受到了讓他終生難忘的懲罰,那一次他餓了一天肚子,被罰了十五文錢,還挨了十鞭子,最讓他難受的是,他還連累和自己一起值夜的其他人也受了罰,因為那次潛入的學徒就是從他所在的這個方向潛入的。

    從夢中驚醒后,張松爬起來,探頭向著后院方向看了看,但他什么都沒有看見,天太黑了。

    盡管醒來后,就沒有再聽到聲音,但張松并不敢大意,他趴在哨塔的欄桿上側著耳朵,仔細的聽著,那群被師傅安排潛入的家伙缺德的很,他們會提前記住一個地方的鈴鐺位置,然后偷偷的把鈴鐺摘下來,再潛入,動靜很小。

    就在張松這邊緊張聽著的時候,后院灌木墻后面的劉當家也是嚇了一身冷汗,他剛才只是試探的拿樸刀捅了捅擋路的灌木,就驚起了一陣鈴鐺聲,這鈴鐺聲并不大,但在寂靜的夜晚,卻非常刺耳,嚇的他趕忙停了動作。

    停下動作,眾人靜靜的觀察了一會,發現鋪子那邊并沒有什么反應,才微微放下心來。

    發現灌木墻中有鈴鐺,劉當家停下來想了一會,招了招手,讓手下一個身材瘦小,身手靈活的兄弟順著灌木圍墻繞到院子千面去,看看大門好不好翻越。

    等了一會,劉當家聽到前院方向傳來了若有若無的鈴鐺聲音,這讓劉當家心中一沉。

    不一會,那兄弟回來,告訴大伙,前面的木頭刪欄里面也載著灌木,也掛著鈴鐺,大門上更是豎著兩根高桿,桿子上掛了十多個鈴鐺,沒辦法不聲不響的翻入。

    這大門上掛鈴鐺,前院刪欄里面種灌木,都是陳憲安排了守衛和潛入對抗訓練之后,那些負責扮演潛入者的學徒找出的漏洞。

    這樣的情況讓劉當家產生了不好的預感。這鋪子防衛弄的如此滴水不漏,怕不會像白家人說的那般好對付啊。

    但霍員外吩咐的事情又不能放棄,最終他只能一咬牙,決定快攻!

    張松趴在欄桿上聽了一會,發現沒有什么響動,終于放松下來,又披上披風坐了下來。

    但就在他放松沒多久,前院方向又傳來了若有若無的鈴鐺聲音,讓他又緊張起來。

    因為鈴鐺聲音很短暫,很輕,他也不知道是風吹的,還是其他什么,所以并沒有發出警報。

    又等了一會,張松咒罵一聲,就要再次坐下,后院方向突然鈴鐺聲音大作。

    張松從地上一躍而起,立即熟練的按照平日訓練的程序,從墻上取下一把軟弓,抽出一根羽箭,羽箭前端綁著一團蘸著菜油的麻布,他將羽箭搭載弓上,將箭頭油布深入身邊長明油燈中點燃,然后抬起弓將箭,射向了鈴鐺響起的方向。

    燃著火光的羽箭插在了后院中間,照亮了一大片地方,也照亮了后院里幾堆柴火。

    張松射出第一支火箭后,又毫不停歇的點燃了第二支火箭,這一次他對準了后院里的一堆柴火。

    羽箭劃過夜空,落入了柴火中,柴火堆中潑了油的刨花瞬間被點燃,一堆熊熊篝火就在劉當家前方形成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