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科幻小說 > 真實末日游戲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玩兒不起別玩兒(求訂閱)
    大地震顫,連同地面的建筑也開始出現一條條裂縫,東倒西歪。

    整個東京仿佛陷入了一場大地震之中。

    隨后,如同海浪噴涌火山爆發,一團團灰潮從地底的裂縫涌出,迅速吞噬周圍的一切。

    東京塔旁,山口空已經從最初的震驚之中恢復過來,明白自己所設置的圈套從最開始就已經被對方看穿。

    并不是對方落入了他的陷阱,而是他自己落入了對方的陷阱。

    “沈先生……實在是讓我有些意外啊……不過這并不是結束……我已經知道你藏在哪里了……”山口空喃喃自語,突然脖頸九十度后仰,以一種能夠折斷頸骨的姿勢朝著天空發出狂吼。

    在他的身邊,那上千萬頭喪尸同樣發出狂吼,同時開始觸碰彼此的肢體,身體像是蠟燭一樣融化,在濃稠的黃色病毒霧中迅速相互融合!

    他們所在的地底之下,同樣有灰潮想要涌出,卻僅僅露出一點銀灰色的光亮,就瞬間被摧毀,變成了死黑色。

    每一頭喪尸此時都在釋放出電磁脈沖,所有喪尸所組成的群落,已經在地面上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強電磁脈沖環境,讓地底的灰潮難以突入!

    灰潮受阻之后,立刻改為從旁邊突破,一座座建筑被迅速灰噬,成為灰潮的一部分。

    另一邊,無數喪尸也在加速融合,一條條肢體相互纏繞,一片片血肉不斷融合,仿佛血肉不再是血肉,而是一種粘稠的膠質。

    尸潮!

    眼睛們紛紛獨立出來,在尸潮的表面蠕動游走,朝著一個方向集合。

    手臂和腿腳相互纏繞,組成更加巨大的手臂和腿腳。

    至于那千萬顆已經高度變異的喪尸大腦,則是在尸潮的深處相互匯聚融合,變成一個高度復雜,遠超普通人類的神經網絡!

    原本分散在每一頭喪尸的力量,正在融為一體!

    同時,這龐大的尸潮不僅僅吞噬喪尸,同樣開始吞噬花草樹木和一切有機質。

    灰潮在吞噬各種地表物質壯大自身,尸潮在融合各種有機質。

    尸潮在壯大的同時,釋放出的電磁脈沖已經形成了一個強大的磁場,將東京的中心區域籠罩其中,而且還在不斷向外擴散。

    不遠處的灰潮被這強電磁脈沖沖擊,表面的納米機械集群不斷被燒毀剝落,變成死黑色。

    整個東京的中心區域之中,出現了兩個身形龐大的怪物,長達數萬米,從空中俯瞰,一黑一白,仿佛是太極上的陰陽魚一般,相互環繞游走,虎視眈眈,隨時準備朝對方發出致命一擊。

    尸潮的前方,幾千萬顆眼睛匯聚在一起,密密麻麻如同地獄的星空,下方是成千上萬條融合而成的粗壯肢體,帶著龐大的尸潮迅速移動。

    無數張臉浮現出來,每一張都是山口空的容貌,用老人、小孩、男人、女人、嘶啞、低沉、高亢、尖利無數種聲音,同時開口贊嘆道:

    “沈先生,你實在是一個狡猾的對手,比那些可惡的政客還要狡猾,你真的不考慮加入虛空之主的陣營,獲得永恒嗎?”

    灰潮表面,一張高達百米的巨臉浮現出來,正是沈鋒的模樣,不過還戴著口罩和墨鏡,甕聲甕氣的說道:

    “該劃拉就劃拉兩下,不要老是逼逼賴賴,猶豫,就會敗北!”

    山口空森然笑道:

    “好,山口謹記沈先生教誨!”

    話音剛落,無數張嘴同時張開,釋放出狂暴的電磁脈沖,朝著灰潮沖去!

    灰潮節節崩毀,卻在不斷轉化周圍的物質,朝山口空沖來!

    兩個龐然大物所過之處,建筑一片片倒塌,只存在于特攝片和電影里的怪獸毀滅東京的場面,此時出現在了現實世界之中!

    整個東京此時都已經變成了強電磁脈沖環境,對灰潮有著極強的壓制作用,原本正在震動的地面此時也停止了震動。

    “轟!”一聲巨響,灰潮和尸潮狠狠撞擊在一起,灼目的電弧出現,朝著灰潮傳導,讓整個灰潮的動作都猛然一滯。

    只是隨后灰潮如同海浪般朝尸潮覆蓋,迅速吞噬接觸面的血肉組織,并且向著尸潮的深處鉆去。

    打法很簡單,只要能將整個尸潮完全灰噬,也就徹底消解了對方的威脅。

    尸潮再次發出狂暴的嘶吼聲,釋放出更強勁的電磁脈沖,將接觸到的灰潮直接燒毀,抬起數條長達千米的肢體狠狠打入灰潮之中,大量納米機械集群變成黑灰色的粉塵崩毀而下,積成一座座小山!

    灰潮沉默不語,甩起成千上萬條長達千米的納米金屬鞭抽向尸潮,雖然絕大部分剛剛接觸就被燒毀,卻仍有不少成功割進尸潮之中,斬下一塊塊房屋大小的肉塊,流出瀑布般的黑色血液。

    一為血肉,一為金屬,兩頭巨獸在強電磁環境之中相互搏殺,東京塔附近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他們的戰場也在不斷擴大。

    地面上積滿了一層黑血和小山般的黑色粉塵,將整個東京中心區域的廢墟都染成了黑色。

    最開始的時候,由于尸潮的電磁脈沖太強,幾乎是壓著灰潮打,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尸潮的電磁脈沖開始變得弱了一些。

    畢竟喪尸也是有機質生物體,僅靠一顆顆大腦,哪怕得到了虛空之主的加持,能夠釋放的電磁脈沖也不是無窮無盡的。

    沈鋒敏銳地捕捉到了這個變化。

    灰潮再次蠕動,轉化出一名身高千米的百臂巨人的模樣,將身邊高達的六百多米的東京天空樹高塔拔下,拿在手中如同一柄短劍,朝不遠處的尸潮一指,森然道:

    “山口!你的力量已經開始衰弱了,還有什么招數,盡管用出來吧!”

    尸潮之上猛然張開一張大嘴,里面上億顆牙齒不停張合,傳出山口空的聲音:

    “嘻嘻嘻,沈先生,我知道你想要拖延時間等我的力量耗盡,說實在真的很羨慕你這種機械構造,確實比單純的生物體好得多呢……不過你不知道的是,我也在拖延時間呢……再見了,死吧。”

    話音剛落,東京邊緣地帶藤田私立醫院所在的那片區域,醫院周圍的建筑之中發出陣陣轟鳴,房倒屋塌之間,一個數百米長的小號尸潮從一座座建筑之中鉆出身軀,探出數千條血肉觸手,將藤田私立醫院牢牢纏住。

    同時這些觸手釋放出強電磁脈沖,造成了一個囚籠般的電磁脈沖場。

    原本蟄伏于周圍建筑之中的喪尸們,已經在悄無聲息間完成了融合,變成了尸潮怪物的分身。

    山口空最開始的目標,就是藏在這里的沈鋒的本體!

    粗壯的觸手肌肉蠕動,釋放出強大的電磁脈沖,防止這里有灰潮作祟,壓制住一切納米機械集群,隨后猛然向后拉開!

    陣陣轟鳴聲中,藤田私立醫院的四壁被直接破拆,露出了里面的病毒實驗室。

    實驗室中,正站著一個身穿納米金屬防護服的少年,看到周圍的尸潮怪物之后,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

    下一個瞬間,尸潮觸手不斷射出,將這少年牢牢纏繞包裹,同時不斷釋放出電磁脈沖,壓制對方的活動。

    少年身體表面的金屬防護服已經徹底破碎掉落,讓他完全暴露在周圍黃色的毒霧之中。

    那小號尸潮怪物的身上同樣浮現出山口空的臉來,面帶狂喜的猙獰笑容,看著被觸手死死纏住的沈鋒,森然道:

    “大約65公斤的重量,是人類的重量……沈先生,這次看你怎么逃!我承認你剛開始的布局徹底戲耍了我,只是你不應該過于自負,讓自己的本體也處于東京……放心,我會很快將你感染成最恐怖的喪尸,你的灰潮,也將成為虛空之主控制整個地球的工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話音剛落,山口空張開血盆大口,噴出濃稠的黃色毒霧,將觸手中的少年牢牢包裹。

    皮膚接觸之下,無論如何都無法避免感染了!

    只是沒想到那少年竟然沒有絲毫驚恐和憤怒的表情,僅僅是微微一笑,用好心的口吻提醒道:

    “別太用力捏,眼睛會掉,怕你失望。”

    山口空愣了愣,有些不明白這少年的意思,隨后直接探出一條條骨刺,向眼前的少年刺去。

    他要將沾染病毒的黑血注射到對方體內。

    刺進去的瞬間,他終于感覺到了不對勁兒的地方。

    這少年的皮膚雖然十分柔軟細膩,簡直可以和嬰兒相比,但被骨刺刺穿,卻沒有任何血液流出!

    身體內部給人的感覺并不是肌肉組織和骨骼,而是類似于一種中空的管道,薄薄一層,似乎是金屬,而且有崩解的跡象!

    山口空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感覺,尸潮之中探出一條條手臂,抓住少年,狠狠刺進他的手臂,猛然剝開皮膚。

    果然,皮膚之內并沒有鮮血和肌肉骨骼,有的只是一層薄薄的金屬層。

    是納米機械集群!

    “不……不可能……”山口空顫聲道,“從你一下飛機,尸潮就已經發現了你……昨天夜里和今天早上你進食的時候,必然也是本體,周圍的尸潮也在監視著這片區域,你的本體不可能離開這里!”

    那八頭拉車的喪尸,同樣是山口空的耳目。

    山口空一邊說著,一邊不斷撕扯眼前的少年,同時在藤田私立醫院的廢墟中翻找,卻什么都沒有找到。

    被觸手纏繞的少年表面皮膚已經被撕扯得破爛不堪,顯示出硅膠的本來面目,此時卻面帶嘲諷,笑著說道:

    “我以前樓下王伯他表叔侄女的二兒子在臨市的充氣娃娃場流水線上干裝配,他們廠子的東西還不錯,現在已經做到最新一代技術,不管是摸上去還是看上去都和真人一樣,只要肯花錢,要多逼真有多逼真,怎么樣,還滿意嗎?”

    山口空發出憤怒的嘶吼,觸手用力,將那少年直接捏扁擰碎,狂吼道:

    “出來!出來!我要殺了你!懦夫!膽小鬼!敢不敢讓你的本體出現在我的面前!?你這個無膽鼠輩!”

    華國泰城市郊區的小院兒二樓,沈鋒的頭上戴著一個連接信號傳輸設備的灰潮頭盔,睜開眼睛,咂咂嘴說道:

    “嘖嘖,這就惱了?玩兒不起別玩兒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