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科幻小說 > 羨云 > 第三十二章 似曾相識燕歸來(七)
    “青杏?!鄙蚶鑿囊欢炎诩锩嫣痤^來,突然開口道:“你說云家是真的放棄世子了嗎?”

    青杏怔了怔,雖然不知道沈黎為何突然提出這樣的問題,卻仍是很認真的思考了好一會,方才回答道:“奴婢不知道,但奴婢想一個大家族若真的決定做一件事情,是決不會做不成的。就咱們現在手中的卷宗來看,云家是真正有決策、有膽識、有魄力的世家大族。它的根系很穩,目前唯一有所欠缺的就是小輩這一代還太稚弱,不能盡快獨當一面。不過當家人正值壯年,可供小輩們成長的時間還有很多,所以這點不足為他們裹足不前的顧慮?!?br/>
    “本身家底厚實,當家者雖沒有驚世之才守成卻已足夠,小輩們又在茁壯成長。按理來說,以英明、膽識著稱的那位云家老太公,就算為了年輕早逝的女兒惱上鎮南王,但應該不會再怨上自己女兒所生的孩子才對。畢竟稚子無辜,又是女兒唯一的血脈?!鄙蚶钃沃掳?,像似回應青杏,又像似在跟自己說話。

    她在腦海里來來回回地梳理著,關于卷宗上記載的那幾章云家的信息,想嘗試從中再多找出一些自己忽略掉的信息。

    “確實是,不管是為了自己家族將來在南域的發展,還是為了自己已逝的女兒,云家都應該傾盡心力扶持世子才對,可是云家卻偏偏反其道而行之,這真是奇怪?!?br/>
    “一件事情,如果你跟大家都認為它不符合常理,那么一定有超出常理的東西存在其中。想知道這件事情存在的真相,那么必須先找出隱藏在其背后的原因?!逼俨荚蚁碌穆曇裟菢有[,可是容隱的表情永遠那么清淡。就好像再大的難題,擱到他面前,他也能面不改色的給你解決掉一樣。

    “能讓他們做出如此舉動,只有可能是兩個層面的原因。一是云家內部有人自持云家家底深厚,不需要在鎮南王府這邊再耗心力來為云家錦上添花;可是容叔叔又曾經親口說過:南域四大家族里面最家風和睦便是云家,世子母親當年嫁來南域時,曾傳言云家搬空了一半的公庫?!?br/>
    “那么第一點明顯不是,不管下一代態度如何,只要云老太公以及幾位舅爺還在,云家不可能前后態度這么明顯?!鼻嘈拥吐暤?。

    那么,”沈黎的聲音頓了頓,她和青杏的目光對上,兩個人面上不約而同的鄭重下來?!熬褪A硗庖环N可能,有高于鎮南王府的勢力在向他們施壓,他們因為某種原因不得不臣服?!?br/>
    青杏的心里打過一個冷戰,馬上轉過眼睛往四周看了看,這幾乎是下意識的動作。

    外邊秋光明媚,隔著好遠的屋外,鶯藍幾個正領著小丫鬟們在院子里曬書,梧桐和二雪在一旁的架子上跳上跳下,時不時的搗亂,引來幾聲驚呼、笑罵。

    兩個人重新回過神來,心下頓時都是一片寒涼。

    青杏走上前,低聲道:“也許是我們猜錯了,云家畢竟不是一般人,又豈會輕易受朝廷脅迫。更何況朝廷怎么會在那么早,就開始布局針對世子。滿打滿算,世子那時候也才六歲。若真是對世子忌憚至此,這十幾年來朝廷有無數機會下手??墒鞘雷硬恢蛊桨查L大,而且還被王爺培養的這么好……”

    “不,我不知道為什么后來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但是我知道燕京對南域的布局,絕對沒有我們之前想的那么簡單。青杏,我……”沈黎伸出兩只冰涼的手,緊緊攥住青杏的手?!拔彝蝗挥幸环N非常不好的預感?!?br/>
    青杏望著沈黎的臉,能感覺到夫人的手在微微顫抖。她就勢跪到沈黎跟前,柔聲安撫:“夫人,咱們還有時間。就算再大的布局,咱們既都進來了,不妨先從頭理理看。但凡一件事情做下,必定有跡可循,更何況是在南域這么廣袤的地方。世子已經去見云家的家主,等他回來您再和世子說說?!?br/>
    “不,”沈黎突然掙開青杏的倚扶,她總覺得腦海里有什么東西閃過卻又總是抓不住?!叭フ埡皖U?!睂χ嘈芋@訝的目光,“我們唯有先溯本追源,方能知道到底是我們杞人憂天,還是形勢真的已經很嚴峻?!?br/>
    “好,夫人?!?br/>
    江水隨著浪潮,拍打在船身上。

    顧韞帶著孺慕之情的一聲“外公”驚動了屋里沉寂的氣氛。站在窗前和坐在桌后的人同時看了過來,“小韞,是小韞,快起來快起來?!?br/>
    老人快行幾步,和另外一個快步走過來的中年男人一起將顧韞扶了起來。

    “好孩子,難得你還能喊我一聲外公?!崩先藙倓庞辛Φ拇笫衷陬欗y胳膊上用力拍了拍,眼睛里帶著笑意、憾嘆以及懷念?!伴L得都比外公高了,這身量你那幾個弟弟都比不上?!?br/>
    顧韞心底的忐忑放下了些許,他朝著老人笑了笑,又對著一邊的中年男人恭敬的躬了躬身:“大舅舅?!?br/>
    云叢嚴肅的臉上也跟著露出了一絲很淺的笑意,他拍了拍顧韞的肩膀,又對著老太公道:“爹,話不趕在這一時,咱們先坐下,慢慢說?!?br/>
    “好,咱們今日特地弄了一個好大的鍋子,你母親在時,最喜歡在船上就地取材弄魚火鍋。這里面的是我和你大舅舅一大早去草灘那邊打的魚,干凈、肉也瓷實,韞兒待會好好陪我們爺倆喝一杯?!崩先斯恍?,指了熱氣騰騰、霧氣繚繞的鐵鍋對著顧韞道。

    “好,外公?!鳖欗y扶著外公走到位置旁坐了,正要再替云叢拉開椅子,就被老太公一手拉著坐下來道:“不用管你舅舅,他這么大個人難不成還拉不開一張椅子?!?br/>
    鍋子里的湯奶白奶白的,飄著翠綠的蔥段。

    老太公一坐下,直接就開了筷子,招呼顧韞?!斑@大冷天的,先吃幾口熱的燙燙肚子,等墊暖了,咱們再喝酒?!?br/>
    顧韞無有不從,自然是老太公說什么他就應什么。只是到底心里裝了事情,面上的表情總是帶上了些惴惴。

    他平素沉穩慣了,人前七情六欲很少真實展露出來,便是鎮南王面前,也是恭謹守禮。大家都說他從小端謹肅穆,小小年紀就有端正君子之風。

    但誰都不知道一個六歲的孩子,突然失去母親的庇護,要面對的風霜劍雨有多殘酷。而他的父親,雖然將他接到了主院,但實際上并沒有給予他多少愛護。甚至還不如身邊母親帶來的幾個老管事,對他來的親近。

    而今近鄉情更怯,對著與前世不一樣的大舅舅,以及前世未曾見到最后一面的外功,顧韞一時間只覺得喉頭梗塞,難以吞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