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科幻小說 > 我是阿麗塔的機械師 > 第1章 纏綿悱惻
    葉纏綿裹著厚厚的黑色衛衣,帽子遮著腦袋,雙手插兜,嘴巴里叼著一根煙,鼻梁上架著一副方形的黑框眼鏡,瞇著眼睛望著林悱惻手中的加農戰錘。

    加農戰錘的左端是一頭編號RX357的海姆獸,右端站著阿麗塔族的機械少女林悱惻,跟葉纏綿同款的黑色衛衣,快要飛起來的齊肩短發。

    密密麻麻的金屬轟鳴從少女手中傳出。

    速度極快。

    震耳欲聾。

    這里是2997年的諾蘭星,昆侖域第九區,三石壁壘。

    500年前,諾蘭文明遭到貝斯特文明的入侵,本土人類被驅趕到一座座擁擠的壁壘當中,茍延殘喘。

    葉纏綿和林悱惻就是在壁壘時代出生的孩子。

    葉纏綿今年17歲。

    林悱惻也是17歲。

    唯一不同的是,葉纏綿是林悱惻的守護者,從小葉纏綿的父母就教育他:“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讓人知道林悱惻是阿麗塔族的機械少女,任何情況下都要保護好林悱惻,把她當做親妹妹看待?!?br/>
    幸好林悱惻不是普通的阿麗塔機械少女,她的身體是由可自然生長,可模擬有機生物的特殊金屬組成。

    在三石壁壘生活了17年,沒人察覺林悱惻是阿麗塔。

    因為沒人在乎,葉纏綿的父母在十年前神秘失蹤之后,就沒人再愿意搭理這兩個小孩,葉纏綿和林悱惻只能相依為命,殘喘茍活……

    林悱惻跟海姆獸的戰斗還在繼續,葉纏綿卻一點幫忙的意思都沒有,主要是也幫不上什么忙。

    葉纏綿手無縛雞之力。

    “那女孩是誰啊,瘋了吧,單挑海姆獸?!?br/>
    “這么兇,不怕被虐死嗎?!?br/>
    “不好說,不好說,你沒看到她手中的加農戰錘?我敢打賭,這把錘子肯定經過了改裝,否則攻擊力不會這么猛?!?br/>
    “已經對轟了三百多個回合?!?br/>
    當葉纏綿聽到第三百六十七聲轟鳴時,海姆獸終于被錘倒在地。

    林悱惻雙手攥緊戰錘,整個身體繃成弓形,全力砸出,兇殘狂暴的海姆獸直接化為一道拋物線。

    耳邊傳來清晰可辨的骨裂,周圍的吃瓜群眾全部倒吸一口涼氣。

    朝陽如血。

    晚霞當空。

    黑色剪影中的林悱惻,如靈貓般躥到海姆獸跟前,拽起戰利品的尾巴,猛的一轉身。

    吃瓜群眾齊刷刷后退三步。

    咣咣咣……

    壁壘封門的鐘聲響起。

    天要黑了。

    人群一哄而散,只剩下葉纏綿一個人。

    天空下起淅淅瀝瀝的小雨,小雨分分鐘變成暴雨,葉纏綿從背包中拿出一件黑色的雨衣。剛穿好,林悱惻就跟一只泥鰍似的,一溜煙就鉆進了葉纏綿的雨衣里,只露出來一個小腦瓜。

    葉纏綿裝作很嫌棄的皺皺眉:“出去,你身上好臟?!?br/>
    林悱惻撇撇嘴:“外面更臟,我這身衣服可是好不容易才攢夠能量點買的?!?br/>
    將裝有海姆獸的納物卡丟給葉纏綿,兩個人擠在一起躲到最近的壁壘公車站臺上。

    從雨衣里鉆出來,林悱惻甩了甩頭發,將武器戒指中的加農戰錘掏出來,仔細打量了一遍:“這次的改裝還行,攻擊力增幅37%,關鍵是耐砸?!?br/>
    葉纏綿點著一根煙,瞇起眼睛,賤兮兮的一笑,香煙的縫隙中缺了一顆門牙:“你喜歡就行,送你了?!?br/>
    林悱惻翻了個銀魂版的死魚眼:“耐砸不等于我喜歡,加農戰錘的攻擊力是增幅了,但重量等比上升,最重要的是,手柄的位置硌手,很硌手,非常硌手。一只RX(R代表弱X代表?。┫盗械奈闯赡旰D帆F,竟然需要三百六十七錘才能錘爆,手都快被震爛了?!?br/>
    “我不要,你還是自己留著吧?!绷帚瓙旁掚m這么說,東西卻沒還回去。

    “你不說誰知道重量有問題,能單挑海姆獸是多牛的事情啊,以后三石壁壘的同齡人當中,可就沒人敢再欺負你了?!?br/>
    “呵呵?!绷帚瓙胖惫垂吹目戳丝慈~纏綿,“以前也沒人敢?!?br/>
    一輛黑漆漆的壁壘公車從反方向呼嘯而過。

    站臺邊上的廣告牌亮了,牌子上有一片無垠的戈壁,有殘陽如血,有蝗蟲般的機甲,還有一群面容剛毅的戰士。

    耳邊響起一段廣告語:“這里是龍門壁壘,這里有干凈的土地,這里有干凈的水源,這里有戰斗,這里有龍門戰隊。龍門戰隊的核心理念是幫助整個星球的同胞重建自己的文明,重建屬于諾蘭人的文明,我們不要生活在擁擠的壁壘當中,我們不要做縮頭烏龜,我們要做這片土地的主人。我們在戰斗,并且會一直戰斗下去,直到勝利?!?br/>
    “龍門戰隊絕不會向貝斯特文明投降,只有徹底消滅那群該死的畜生,這片土地才可以獲得真正的和平?!?br/>
    “這里是龍門壁壘,龍門戰隊在等著你,戰斗在等著你,做一名驕傲的戰士吧,走出壁壘,去戰斗,去做時代的英雄……”

    暴雨讓整個壁壘霧氣朦朧。

    街面上看不到一個行人,頭頂的鐳射燈也變成了一團昏暗的光暈,所有的一切都顯得深邃幽暗。

    林悱惻眼眸晶亮的盯著廣告牌,然后用肩膀靠了靠葉纏綿:“你去過那里嗎?”

    葉纏綿捏著太陽穴似乎有些走神兒:“???”

    林悱惻抿抿嘴:“我想走出壁壘,我想去龍門,我想做戰士,我想跟貝斯特人干架,我想弄死他們?!?br/>
    葉纏綿抬起手,使勁抓了抓林悱惻的頭發,然后揉成一團鳥窩:“姑娘家家的,別這么兇,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做什么戰士啊,走出壁壘可是會死人的,別動不動就想著弄死誰。多讀書,多學習,我們老祖宗就是讀書少,你瞧瞧,把自己的家園都給搞丟了?!?br/>
    林悱惻打飛葉纏綿的咸豬手:“葉叔葉嬸肯定是讓貝斯特人養的怪物給害死的,你就沒想過報仇?”

    阿嚏!

    葉纏綿打了個噴嚏,緊了緊衣服,他的身子骨可沒林悱惻硬朗:“怪物那么多,報個屁啊?!?br/>
    說著話葉纏綿又開始走神。

    自從幾天前去地下室的倉庫里被一個老古董刮傷,他最近就總是走神。

    走神的時候腦殼兒就會疼,但是疼過之后,腦子就會極度的清醒,學習能力倍增,幾乎過目不忘,而且想問題的思路都會開闊很多。今天的加農戰錘,按照葉纏綿以前的能力,是肯定無法完成這種程度的改裝的。

    閉上眼,隱隱約約能看到,自己腦子里好像多了一枚藍色的古怪晶石,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質的,時不時還會變換形狀。

    有異物闖入大腦,卻像是給大腦加載了一臺超級發動機。

    匪夷所思。

    暴雨沒有停歇的意思。

    壁壘中的霧氣越發濃重,黑夜徹底降臨。

    最后一趟壁壘公車從遠方呼嘯而來。

    嘀的一聲。

    視財如命的葉纏綿,破天荒的打了卡,沒辦法,晶石作怪,腦殼兒疼。

    黑漆漆的鋼鐵盒子開始緩慢減速,林悱惻很興奮,不用蹚雨走回家,美的鼻涕都開始冒泡泡。然后,她就被葉纏綿按著頭推下了車:“省點錢,你跑得快,身體也好,不用坐車。你不是要做戰士嗎,去鍛煉吧,乖?!?br/>
    冷風吹過。

    林悱惻目瞪口呆。

    “葉纏綿,你信不信今晚我就會失去最后一個親人,我是跑得快,可這就是你騙我的理由嗎,誰規定了身體好就不需要做車了,我也很累啊,跟海姆獸干架不費力氣嗎!”

    林悱惻翻著銀魂版的死魚眼,調動起全身的怨氣,破口大罵:“土鱉糞球臭狗蛋,瓜皮無賴臭狗屎,去死吧!”

    環境塑造性格,在人類的壁壘中長大,林悱惻根本就不像阿麗塔族的機械少女,完全就是一個人族小太妹,罵人的方言賊順溜。

    林悱惻快要氣炸了,但葉纏綿卻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他比誰都更了解林悱惻。別看只有十七歲,那可是打遍三石無敵手,身子骨好到爆炸,每天不是在打架,就是在去打架的路上,打起架來自己都怕。他有時候就在想,阿麗塔族的少女,溝通問題都是靠拳頭的嗎。

    至于葉父叮囑的守護,葉纏綿自己活著都費力,哪還顧得了那么多,依著他的想法:“難道我不是親生的嗎?憑什么讓我守護林悱惻?怎么不讓她來守護我呢?這不公平!”

    這樣想著,葉纏綿就掏出手機給林悱惻發了一條信息:“妹妹啊,生氣就像是自己在喝毒藥,你可千萬不要指望別人會跟著痛苦?!?br/>
    林悱惻:“……”

    滿滿一碗毒雞湯。

    燒心……

    二十分鐘之后。

    葉纏綿下車,吹著口哨往家走,拐個彎就能看到自己家的機械維修店,摸著褲兜里的海姆獸納物卡,想著這個月的能量點總算是有著落了,美滋滋。

    剛美了幾步,后腦勺忽然傳來一陣劇痛,眼角一黑,瞬間就失去了知覺。

    恍恍惚惚間仿佛做了一個夢。

    夢中滿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各種各樣的古怪符號,深邃晦澀,每一個符號都閃爍著知識的光芒,他很想去看清楚這些符號和文字,但是卻無能為力。

    越努力越吃力。

    然后。

    他便覺得臉頰滾燙。

    耳邊傳來啪啪啪的聲響。

    “醒醒?!?br/>
    “醒醒?!?br/>
    “啪啪?!?br/>
    “不對啊?!?br/>
    “好像有人在抽自己耳光?”

    葉纏綿努力睜開眼皮,視野中一片漆黑,下意識的就開始抱怨:“林悱惻,你夠了啊,下個月的零花錢不想要了?不就是讓你自己走回來嗎,至于嗎,小心我斷你糧草!”

    啪的一聲。

    又是一記耳光抽在臉上:“斷我糧草?我還斷你子孫呢!”

    葉纏綿:“……?”

    “這是個陌生女人的聲音,不是林悱惻,完蛋,遇上打劫了?!?br/>
    葉纏綿忍著臉頰上火辣辣的痛,在大腿上使勁掐了一把,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我家是經營機械維修的,小本買賣,一個月都賺不了幾個能量點的,拋去日常開銷,入不敷出,連自己都養活不了……”

    啪!

    后腦勺又挨了一巴掌:“閉嘴?!?br/>
    葉纏綿很聽話。

    立馬閉嘴。

    “我要能量點了嗎?”

    葉纏綿小心翼翼的問:“那您?”

    “我要那把加農戰錘?!?br/>
    葉纏綿:“啥?”

    葉纏綿只是猶豫了兩秒鐘,身后的陌生女人就朝他湊近幾分,一個尖狀物體懟在他腰上:“傍晚的時候,你妹妹拿著一把加農戰錘單挑了一頭海姆獸,我要那把戰錘,給我,我就放你走?!?br/>
    腰間的刺痛讓葉纏綿渾身的肌肉都繃緊了:“她單挑的海姆獸,你應該去找她啊?!?br/>
    刺痛加深:“我要的是戰錘,不是人?!?br/>
    葉纏綿委屈的說道:“戰錘在我妹那兒?!?br/>
    “你妹在哪兒?”

    “家里吧……”

    “沒人?!?br/>
    “肯定在家里?!?br/>
    “我說了,沒人?!?br/>
    “那我也不知道她去哪兒了?!?br/>
    “打電話?!?br/>
    “嘟嘟,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br/>
    “你耍我呢?”

    “沒有啊?!?br/>
    “找死?!?br/>
    “疼疼,我錯了,你讓我想想……”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葉纏綿開始絞盡腦汁的思考,整個后背分分鐘就讓冷汗打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大腦一片空白。

    葉纏綿都快瘋了:“能讓我抽根煙嗎?我得壓壓驚,腦子太亂?!?br/>
    沒有聲音拒絕,手腳也沒有被綁著,看來對方很自信,葉纏綿根本跑不掉。

    小心翼翼的從褲兜里掏出一根煙,葉纏綿哆哆嗦嗦的點著,火光一閃而滅,借著那一瞬間的光亮,葉纏綿瞧見了一團波濤洶涌,在那團波濤洶涌的旁邊繡著一枚楓葉,還有兩個小字:“寧霧?!?br/>
    綁架自己的人是楓葉戰隊的,這女人叫寧霧,身材應該很火辣。

    一根煙抽完,葉纏綿也沒想出來林悱惻會去哪兒,自己似乎只知道她喜歡打架,但跟誰打,在哪兒打,真沒關心過。

    扎心了。

    夜色深沉。

    僵持繼續。

    葉纏綿現在只能寄希望于林悱惻早點回家,畢竟玩戰隊的在壁壘中殺個人,還是非常司空見慣的事情。

    求生欲慢慢涌上心頭,葉纏綿開始嘗試著跟對方套近乎。

    “我妹就是貪玩,但肯定會回家,到時候我一定讓她把戰錘雙手奉上?!?br/>
    “哼?!?br/>
    “我可不是在拖延時間,我對天發誓,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br/>
    “哼?!?br/>
    “要不您還是把我放了吧?!?br/>
    “想得美?!?br/>
    “您綁我沒用啊,我又跑不掉,我家在哪兒您不是知道嗎?!?br/>
    “廢話真多?!?br/>
    “……”

    “你會跳舞嗎?”

    “???”

    “鋼管的那種?!?br/>
    “啥?”

    “我喜歡看人跳舞?!?。

    葉纏綿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什么鬼,打劫還帶羞辱人的嗎?男子漢大丈夫……我跳!”

    一束光照過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