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科幻小說 > 盛世嫡女:醫品特工妃 > 第37章 奪權
    文昌伯夫人早已失去耐心。

    “我已說過了,毒物是從那盒胭脂里查出的,若是貴府不相信,咱們還是對簿公堂吧。我家映雪已中了毒,還要被你們反咬一口,偏說她是在別處中毒來誣陷你們的,我聽了也覺得牙磣。今日便這樣吧。映雪,隨我回去?!?br/>
    蘇映雪絕望的爬起來,踉蹌跟上文昌伯夫人的步伐。

    楚才良哪敢讓事情鬧到對簿公堂的地步?

    他這些年升遷困難,好不容易攀上了恭定王府的親事,這時著實不該再橫生枝節!

    “留步,留步!此事已經明了,想來文昌伯夫人并未直接一狀告到官府去,就是看在兩家交情的份兒上,還請您移步花廳,咱們仔細商議出個兩全的辦法來可好?”

    楚才良并不愚笨,若是文昌伯夫人想打官司,今天登門的就是順天府的捕快了。

    蘇映雪畢竟不是文昌伯夫人親生的,文昌伯府這些年又落魄了許多,文昌伯夫人想圖什么,一目了然。

    “罷了,低頭不見抬頭見的,我家伯爺與楚大人同朝為官,著實沒必要鬧的太難堪?!蔽牟蛉嗣銥槠潆y的點頭。

    “多謝文昌伯夫人?!?br/>
    楚才良忍氣吞聲的拱手,請文昌伯夫人和蘇映雪去了花廳吃茶,文昌伯府的侍衛也緊隨了過去。

    前廳之中一片寂靜。

    半個時辰后,楚才良臉色鐵青的回來了。

    “文昌伯夫人給了兩條路,要么私了,要么對簿公堂?!?br/>
    老太君忙給楚才良倒了杯茶,“才良啊,對簿公堂怕是不行,會影響你仕途的?!?br/>
    “是啊大哥?!背趴∫驳?。

    “我何嘗不知?說是兩條路給我選擇,可我只能選擇私了。所謂私了,就是賠償銀子?!?br/>
    老太君皺緊眉頭:“他們要多少賠償?”

    “八千兩白銀?!背帕家а狼旋X。

    “八千兩?她怎么不去搶!”老太君大驚失色,臉紅脖子粗的咒罵,“我看文昌伯府是窮瘋了!”

    王姨娘也尖叫:“不行!咱們哪里來的八千兩銀子!”

    八千兩白銀是一筆巨款。如安陸侯府那樣的鼎盛人家,嫁個嫡女的陪嫁是兩千兩白銀。八千兩銀子,都夠文昌伯府這樣落魄的家族給四個兒子娶媳婦了!

    “不行?現在咱們家還有說不行的權力嗎?”站起身,楚才良煩躁的滿地打轉,“現在刀子架在脖子上,點頭不點頭都要被宰這么一刀!”

    “那就讓她打官司好了!”楚夢瑩尖叫,“反正我沒下毒,誰下了毒,就讓誰去償命好了!”

    “閉嘴!”楚才良怒斥,“你這孽障!我還沒與你算賬呢!平日看你人模狗樣的,裝的像個大家閨秀,私下里你卻連你妹妹的東西都能搶!你的禮義廉恥呢?都學狗肚子里去了!”

    楚夢瑩被罵的臉色通紅,抽噎起來。王姨娘捏著帕子,到底沒敢幫女兒爭辯。

    “這銀子必須要賠,一旦事情鬧開,我的仕途便會全部被毀。到時咱們一家子就只能回鄉下去種地,咱們楚家的兒郎也將無出頭之日?!?br/>
    “為了長久考慮,的確是應該私了?!背趴—q豫著道,“可是那么一大筆銀子,該怎么辦呢?大哥這些年可攢下八千兩銀子的家底嗎?咱們家的祭田和祖產,倒是能賣出去三千兩左右??墒沁@些若都賣了,只怕老祖宗半夜托夢要罵死咱們兄弟的?!?br/>
    楚才良煩躁的道:“哪里就淪落到賣祖產了?讓我再想想?!?br/>
    “想,你想什么?”老太君煩躁的瞪向楚才良,“我當你是個機靈的,這些年放心的讓你在京城打拼,可你看看,你后宅里起了多大的火?你看看姨娘將你的子女都教成什么樣?楚華云能欺負長兄眼盲,給他茶里下老鼠屎!楚夢瑩能欺負嫡女,張狂到去搶嫡女的胭脂!”

    “老太君!我們……”

    “跪下,我讓你說話了嗎!”

    王姨娘見苗頭不對,剛開口,就被老太君呵止了,只能乖乖跪下。

    “老太君明見,說句不好聽的,夢瑩好不容易才和文昌伯府的千金成了好友,這也是將來的一個人脈,她自己著實沒有理由去害她的手帕交啊,鬧出這種事來,對夢瑩又有什么好處?這毒,分明是有人想害夢瑩下的!”

    “你還狡辯?你養出什么好女兒來?我就說你們娘們都是上不得高臺盤的東西,才過幾天好日子,就嘚瑟的沒了邊兒!才良為了家族在外打拼,你卻在家里搞的烏煙瘴氣!先前是苛待嫡女,處事不公,私下里貪墨公中的財物,眼下你更是將好好的小姐教成了這幅德行,害的家里都要傾家蕩產了!你這樣的還能當家?”

    老太君此話一出,楚才良心里就是咯噔一跳。

    老太君乘勝追擊:“王氏,你將對牌交出來吧,為了這個家好,為了以后不鬧個家破人亡,你往后就不用當家了?!?br/>
    “老太君!你不能!”

    “ 不能?我是才良的母親,你是什么人?不過一個妾室,才良給你臉讓你管了十幾年家已經是你的福分了,你該貪的都已經貪過了,還不足興?”

    “我沒有!老爺,我……”

    “好了?!背帕贾览咸偷戎@個機會,在爭辯下去,怕是不孝的帽子也要扣下來,如今大勢已去,他只能道,“母親年事已高,還要為兒子后宅里的事操勞,兒子真是愧疚?!?br/>
    老太君心下一喜,面上卻是嘆息:“罷了,誰讓你是咱家的希望呢?你好好的為官,整個楚家都還指望著你?!?br/>
    楚才良就吩咐王姨娘去將對牌取來。

    王姨娘哭的差點背過氣去,哭哭啼啼的交出了管家的權力。

    楚夢瑩也徹底慌了神,她這些年的好日子正建立在王姨娘管家的基礎上,往后王姨娘丟了權,她該怎么辦?

    孫姨娘在一旁拉著楚云嬌的手,眼看著王姨娘丟了權,差點樂出聲來。

    沒想到那毒胭脂沒毀了楚君瀾,沒讓她看到楚君瀾和王氏狗咬狗,卻帶來意外之喜!

    孫姨娘正得意,一抬頭,卻正對上楚君瀾微笑看來的眼神。

    她雖在笑,可眼神卻冰冷的像刀子,仿佛洞悉了一切。

    孫姨娘心臟驟縮!

    不會吧?這小蹄子不是說她是因發現了“落顏”,為確定蘇映雪會不會中毒才出言詢問嗎?

    難道說,她從一開始就發現了胭脂有毒?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