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修真小說 > 煙云劍雨 > 落魄世家,少年驚世 第四章 大夢悔恨
    “嘿嘿嘿.....”

    “猜猜我是誰呀!”

    正在案臺之上聚精會神看書的陳離突然被人從身后用手遮住雙眼,感受著眼部傳來的溫涼感覺,嘴角微翹,右手放下手中的書譜,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抓住其一只皓腕,在某人的一聲驚叫之中,將之帶入懷中。

    下巴輕靠著懷中人的額頭,輕笑道:“都多大了還玩這種小孩子的把戲?!?br/>
    聞言,洛霓裳那柔若無骨的嬌軀在陳離的懷里拱了拱,挑選了一個最舒適的姿勢,貼在他的胸膛之上,感受著他的心跳,嬌聲道:“相公,你咋就知道是我呀?”

    “就不怕是別人嘛?”

    陳離聽著這略帶挑逗的話語,咂了咂嘴,在其額頭上蜻蜓點水般吻了吻,笑道:“我難道連與我同睡許久的娘子都認不出了嘛?”

    “再者說,你身上的香味早就出賣了你,而且誰人的手能有你如此細膩、柔軟?”

    洛霓裳的心間如同摸了蜜一般,藏在陳離懷中的俏臉逐漸變得通紅,嘴角略微勾起,一抹銀鈴般的笑聲從口中傳出,身子一顫一顫的抖動。

    低頭見得這一幕,陳離的雙眸之中閃過一絲情欲之色,喉嚨不自覺的咽了兩口唾沫,呼吸在不斷加重。

    看著陳離越來越近的臉龐,洛霓裳則是羞澀的閉上了雙眼,一雙素手不知擺放在哪,最后只得緊緊環著他的脖間。

    就在二人即將沉沒于愛河之中時,一道少女凄厲的驚叫聲突然從門外傳來。

    這一呼喊聲頓時讓的兩人一下子驚醒,陳離的反應最為迅速,瞬間將洛霓裳從懷中放下。

    看著慌慌張張跑進屋的福老,皺著眉頭問道:“福老怎么回事?”

    “外面究竟是什么情況?”

    但還未等福老說出口,又是一道震耳欲聾的轟炸聲從屋外傳來。

    一時間,整座陳府回光沖田,濃煙四起!

    這時,陳離要還是不明白那就真的是傻子了,陳府被人襲擊了,武林至尊所在的府邸被人襲擊了!

    陳離顫抖著身子看著殘破不堪的院子,猛然回過頭,抓著福老的雙肩不停的搖晃道:“我爹呢?我爹呢?”

    看著這一片狼藉的院子與處在崩潰邊緣的陳離,洛霓裳心中亦是驚恐無比,雍容的臉龐此時也是煞白一片,一雙玉手緊緊抓著陳離的衣袖,將其從福老的雙肩之上扯了下來,焦急的喊道:“相公,你先別急,讓福伯把話說完?!?br/>
    福老定了定身子,強忍著腦袋之中的暈感,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府中被一群不明的勢力所襲擊,老爺擔心少爺和少夫人的安危,才讓老朽先帶少爺和少夫人先出去,他和夫人正拖著來人?!?br/>
    陳離身子一陣晃悠,步伐不經意間往后退了兩步,心中的惶恐讓他一度失去分寸,強忍著內心的驚慌,拉起一旁洛霓裳的手將其放在福伯的手中,鎮定道:“還請福伯先帶我娘子先走,我要去救爹和娘親…”

    “相公!”

    “少爺!”

    說完,也不等福伯與洛霓裳的阻攔,渾身的內勁迸發,在空中連跳幾下,身形宛若一只輕燕一般,幾個呼吸之間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

    “陳經年,還不放棄抵抗?”

    “交出煙云,可饒你不死!”

    一處寬闊地帶,兩位身穿錦袍的男女被一群黑衣蒙面人給團團圍在最中心,封死了所有的退路。

    男子面容剛毅,一身正氣,嘴角殘留著已經干涸的血跡,看樣子受傷頗深,而在他身旁的則是一位中年婦女,雍容華貴,容貌雖說不上傾國傾城,但依舊可以看出年輕時也是一位美麗的女子。

    為首的是戴著一副鬼面具男子,渾身被籠罩在一襲黑袍之下,此時他坐在駿馬之上,居高臨下的冷眼看著陳經年夫婦。

    “衡兒,你怕嘛?”陳經年緩緩問道。

    白衡搖了搖頭,與陳經年背靠背,笑道:“年哥,從嫁給你的那天起,我就沒在怕過,因為我知道你會一直陪在我身邊!”

    聞言,陳經年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右手執劍,左手牽起身旁女子的右手,與之十指相扣,冷眼掃過周圍的那群魑魅魍魎,驀然間爽朗一笑:“好!那今日年哥就帶你一起殺出重圍,一如當年把你從白府搶出一般?!?br/>
    “衡兒,跟緊我!”

    “嗯嗯…”白衡眼角含淚,笑著點頭,此時的她宛若回到了當年陳經年突破重重圍困將她從那困苦之地帶走一般。

    話音一落,陳經年大笑著運起體內所剩不多的內力,帶著白衡一個縱步沖天而起,手中的煙云劍仿若活了一般,血紅色的鱗片舞動之間仿若一條血龍在空中飛舞。

    “氣貫煙云!”

    一抹抹血紅劍氣自劍尖噴發而出朝著下方的那群黑衣人橫掃而去。

    緊接著那條血龍劍氣隨后也是沖著那鬼面人絞殺而去!

    “砰!”

    這群黑衣人根本擋不住陳經年全力之下揮發而出的劍氣,毫無意外的全部被斬殺在地,短暫的露出一條路口。

    “哼!”

    鬼面人此時也沒想到這窮途末路的陳經年居然還有力氣使出這一招,措不及防之下閃身而避,但還是被劍氣入體,撕扯著自身的經脈。

    陳經年瞅準機會,帶著白衡猛然俯身而下,手中煙云不斷揮舞,每抬手一次便會帶走一條鮮活的性命,滾燙的鮮血噴灑在他的臉上。

    他知道自己的龍騰九霄困不住那鬼面人,最多幾息的時間,便會破困而出,到那時就真的是窮途末路了。

    “老爹!”

    就在他二人快要沖出重圍之時,一道青澀的呼喊聲自后方傳來。

    這一聲老爹喊的均是讓二人心尖一顫,更是讓陳經年右手所持的煙云劍差點甩了出去。

    停下身子定睛一看,果真是陳離,此時他正邁著飄渺的身法朝著快速而來。

    與此同時,盤坐逼著劍氣的鬼面人雙眸驀然睜開眼中一絲冷光悄然而逝。

    嘴角微翹,我就不信抓住你這蠢兒子,你還不妥協于我!

    剎那間,一個縱身而起,化掌為爪,朝著陳離的咽喉而去。

    陳經年看得鬼面人動作之后,暗道糟糕,此時也顧不了太多,同樣也是一個縱身而出,一抹劍光陡然而出,向著鬼面人撕扯而去,企圖阻攔鬼面人的動作。

    鬼面人的動作雖快,但陳經年的劍光更快,一個呼吸之間便已來到鬼面人的身前,看著近在咫尺的陳離,鬼面人暗哼一聲,身形在空中一轉,躲過了那抹劍光,同時左腳破空而出,狠狠踢在了陳離的胸前。

    剎那間,陳離的身子如同斷線的風箏倒飛而出,撞倒在一片狼藉的屋中,生死不知。

    “離兒!”

    “離兒!”

    陳經年夫婦來到此處,白衡哭著將陳離從地上抱起,陳經年背對著鬼面人,摸了摸其脈搏,心頭暗舒一口氣的同時,手指微動,一顆渾身通紅的丹藥便出現在指尖,給陳離喂了進去。

    后將白衡的手也搭在其上,緩緩抬頭看著眼前的可人兒,微微搖頭,同時眼中閃著一絲決然以及一絲……眷顧。

    白衡與他早已是心連著心,哪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偏偏這個時候凝噎著說不出一句話,淚水不斷從美眸之中流出,只能咬著嘴唇搖著頭。

    陳經年笑了笑,伸手抹去佳臉上的淚水,嘴唇無聲的動了動,最后看了一眼白衡,似是要把她的模樣永遠的記在腦中。

    陳經年拎起劍,在轉身的那一刻,臉上的眷戀之色都盡數轉為了冷酷無情,邁著決然的步伐朝著鬼面人而去。

    每走一步,其身上的氣勢亦是在不斷上升一截。

    “你已經毀了我的家?!?br/>
    “毀了我畢生的心血?!?br/>
    “最后......還毀了我最后的希望?!?br/>
    “我已經沒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所以.......”

    看著陳經年一臉肅殺的像自己走來,一字一句如同重斤鐵錘,狠狠擊打在他的心尖,沒來由的涌上一股忐忑。

    聽到陳經年的最后一句話,鬼面人仿若是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身形爆退的同時,嘴角亦是渾身抽搐:“該死的瘋子??!”

    “哈哈哈哈哈,現在才反應過來....遲了!”

    “一起上路吧??!”

    話音剛落,一抹極其絢麗的劍光自縱身而起的陳經年手中的長劍爆發而出,身影劍影在空中不斷交織,整個人的氣勢在某一刻達到了頂點。

    一道怒吼自陳經年的口中而出。

    “天地同壽??!”

    “走?。?!”

    一道道絢爛且凌冽到極點的劍影宛若龍卷風暴一般,頃刻間便肆意全場,將周圍的黑衣人全部籠罩在內,鬼面人也不例外!

    幾丈之外的白衡早已淚流滿面,她知道陳經年最后一句話是對她說的,腦海之中回想著他臨走之前所說的話:好好活著。

    忍著悲痛抓起昏迷不醒的陳離,朝著遠處掠去,半空之中,似是有所感應,回頭而看,似是看見一個剛毅男子正在滿臉微笑的看著她們,為她們保駕護航!

    最后看了眼劍光迸發之地,忍著心中的那抹傷痛,帶著陳離遠遁而去。

    ……

    “咯吱,咯吱…”

    陳離再醒的時候便發現自己躺在一間破廟之中,而白衡則是失神的在一旁發呆。

    “娘......”

    嘶啞的呼喊聲將失神的婦人喚回了現實,摸了摸眼角的淚水,不等陳離開口,便一言不發的,將一捆卷軸、一封信和一把破傘放在他的胸前,看著婦人滿臉的淚水,陳離的心中有萬千疑問想要問出口,一時卻無從開口。

    白衡凝噎著聲音輕柔道:“離兒,我知道你想問什么,但有些事兒不是一句兩句可以說的清,一切等你醒來自然就會知道了?!?br/>
    “你記著,爹娘都會永遠陪著你!”

    緊接著,一片一望無際的黑暗便是席卷而來,整個世界就像是被石子擊中的花瓶一般,開始一片一片的破碎跌落。

    “不要,娘!”

    陳離一身冷汗,從床榻之上猛然驚醒,看著周圍熟悉的環境,心中的驚慌之意倒是消失了不少。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