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軟小說 > 修真小說 > 煙云劍雨 > 世初唐門,宗府冤意 第二章 風騷怪
    “啪嗒!”

    驀然,一本幾層厚的賬簿被重重的甩在他的面前,打斷了他的沉思。

    緊接著,林三從其身后俯身而下勾著陳風的肩膀,指翹蘭花般的來回撫動,更在耳邊低聲細語道:“官人,你是想奴家了嘛?!?br/>
    說罷,并朝著他拋去了一記媚眼。

    那一眼,柔情似水。

    “嘶.....”

    陳風不禁倒吸一口涼氣,渾身雞皮疙瘩不知道起了多少,都說若是男的賣弄風騷起來,就連青樓里的頭牌都遠遠不及,以前他還不信,如今他卻是信了!

    嫌棄的看了他一眼,指著窗外那前不久剛被他扔下去的那人,淡淡道:“如果在不把你的手拿開,他就是你的下場?!?br/>
    林三瞅了眼那樓下那人,一副口吐白沫,渾身還在時不時抽搐的慘樣,頓時興悖悖收回了那只正在做怪的右手。

    “咳咳,你在說什么?”

    “好了好了,咱們言歸正傳,你在我這兒欠的酒錢打算什么時候還???”

    林三輕咳兩聲,指著面前的賬簿一臉正經的說道,兄弟歸兄弟,但就是那親兄弟不也還明算賬,對于銀子這一塊,他是拿捏的死死地,誰也別想鉆空子。

    陳風抬起眉眼輕瞥了他一眼,依舊淡聲道:“要錢沒有,要命一條?!?br/>
    “不過,你要是有本事拿的到的話?!?br/>
    臥槽,老哥。

    我這輩子也算見過不少人了,但你和他們都不一樣,你特么臉皮厚的跟城墻一樣。

    果然,欠債的都是大爺。

    林三無語的看著他,小聲道:“我要是有那本事,還用的著在這開店?早去浪跡江湖了!”

    陳風搖頭一笑,看著窗外的花起花落,語氣蕭索道:“江湖,沒你想的那么簡單?!?br/>
    “哎呦好了,你老啊別跟我這兒抒情了,問你個事兒,那群盜匪當真是你給掀的?”林三給自己和陳風各倒了一杯酒,好奇的問道。

    醇醇酒香撲面而來,

    “嗯?!?br/>
    陳風的眼神依舊是盯著窗外,許久才從喉嚨之中應了一聲。

    “嘖嘖,那這下就有點意思了?!绷秩氉悦蛄嗣虮心巧虾玫闹袢~青,而后從身后拿出一卷竹簡扔在桌上,笑瞇瞇道:“我這剛到的第一手消息,那黑山寨的寨主原來有個妹妹,前幾年嫁去給人做小妾了?!?br/>
    “那又如何?”

    “嘖嘖嘖,那你可知道她嫁的是誰?”林三一臉高深莫測的望著陳風,一副你不求我我就不告訴你的模樣。

    陳風瞥了一眼,也沒在說話,靜靜的看著窗外搖曳生姿的桃花,思緒似是又回到了那處小院,回到了那個人的身上。

    倆人就這么干坐了許久,一個深陷相思,不可自拔,一個盼望許久,求而不得。

    最后,隨著林三的一聲長嘆打破了這副僵持局面:“真是搞不懂,想讓你說句軟化怎么就這么難呢!”

    “那寨主的妹妹名喚萍兒,前幾年被易家的那位看上,如今不知道多逍遙?!绷秩覟臉返湹目粗愶L,小樣,這下看你還能不能沉得住氣。

    “哪個易家?”

    果不其然,在聽到易家二字后,陳風雙眉微微一皺,視線從窗外移至那卷軸之上。

    “還能是哪個易家,整個嘉興還有誰能叫這個名兒?”

    陳風打開面前的卷軸,待細細看完里面所記載的情報之后,雙眉之間的苦惱之意顯而易見。

    易家,曾經雄霸整個嘉興,手下武林高手眾多,就算是當地官府也要敬他三分,但不知為何這些高手和那偌大的易府卻在一夕之間慘遭橫禍,易家嫡系盡數被一群神秘人所斬殺殆盡,易家大公子剛出生的少公子也在那一夜之中無故失蹤。

    數十年的累積一夕之間盡數破滅,易家的老家主也在那一戰當中身受重傷,不得不帶著余下的倆個兒子遷移之嘉興城外的一處廢棄莊園之中,但沒過多久便撐不住,含恨而亡,大公子易元山上位,帶領家族眾人等待時機東山再起。

    而如今的易家在易元山的帶領之下,其勢頭早已遠超當年其父在位之時。

    唯一的遺憾就是沒能找到當年失蹤的小少爺,易元山也未再養育,那萍兒就是嫁入了那囂張跋扈的二公子的房中。

    “怎么樣?難搞吧!”林三喝完杯中酒,舌尖在那雙齙牙之上回味般的舔了舔。

    然而還未等陳風回答,樓下便傳來一道冷喝:“劍魔陳風在哪?給大爺我滾出來!”

    不多時,一名魁梧大漢帶著一群青衫小弟,從一樓階梯而上,泛著冷芒的雙眸在這二樓掃過,見無人相應,冷哼道:

    “聽說那陳風劍術超絕,膽敢殺我易家的人,怎么?敢做不敢認了?”

    “什么劍魔?我看也是膽小如鼠之輩!”

    說著,那魁梧漢子帶著身后那一眾小弟放肆大笑起來。

    這些人一出現,一股濃重的血腥味逐漸飄散在空中,看這來勢洶洶的模樣,原本在二樓賞景賭博的客人,大部分人都迅速逃離了這片是非之地,只余下一小群看熱鬧不要命的人。

    “這人是易家二公子手下的人,名喚李逵天,不過這段時間二公子不在嘉興,應該是萍兒來找來的人,此人一身銅皮鐵練,刀槍不入!”林三低聲道。

    陳風瞇著眼細細打量了著眼前這個大放厥詞的漢子,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他不打算出手,有些東西能避則避,他可不想麻煩纏身,影響自己的計劃。

    “哼,還真是鼠輩!真不知道是哪個雜種生出來的!”李逵天狠狠的朝著地上吐了口吐沫,眼中的蔑視之意大盛。

    聞得此話的陳風驀然身子一顫,那原本端起酒杯的指尖也逐漸發白,氣息也越來越急緩。

    糟了糟了,這貨還真的會找事兒啊,整個江湖誰不知道家人這一塊是他最大的忌諱,他已經可以想象到這李逵天的下場了。

    林三低嘆一聲,拍了拍陳風的肩膀,低聲道:“你隨意,不用在意這些桌椅?!?br/>
    隨之走到一邊,憐憫的看著李逵天,孩子,再看一眼這世間的繁華吧,否則.....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 報錯欠更

双色球投注技巧